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一、齐王殿下,奔波千里,只为请老夫出山

作者: 苏扬
更新时间:2018-06-25 字数:2097

五代时期,南唐昇元四年,在中国的北方,天下大乱,四方扰攘,一个个乱朝愚代,走马灯似的轮番上演。而此时的南唐境内,却依旧是物殷俗阜,一派太平无为之世的景象。
五月里的一天,在距都城金陵十多里地的郊外,几骑纵辔跃出,疾驰而过。这几匹马,毛光如油,四肢修长,都是难得一见的良驹,虽是神骏,但这般趱程赶路下来,身上也已微微地有了一些汗珠。领头的是一个约莫二十来岁年纪的青年,身着一件宝蓝色云纹锦袍,修眉长目、容止都雅,心疼牲口,放缓了缰绳,任由马儿慢慢行去,以节省脚力。
紧随在侧的一位老者,一双小目荧荧,颏下几绺寸许长的胡须,尽管已上了些年纪,依旧是精神矍铄、体骨清超,飘飘然颇有神仙气概,也放慢了坐骑的步子,转头对那公子道:“老夫蛰居九华山中,自以为从此世外优游,不再入软红尘土,谁知道皇上还记着我这把老骨头,差了齐王殿下,奔波千里,只为请老夫出山,殿下如此纡尊降贵,老朽心下实是万分抱愧。”
那公子谦道:“在诸皇子中,我年岁最长,为父皇分忧,乃是份所当为。皇上向来便极为倚重宋师傅,此番回京,定当重用,不负你一生才学,今后位极人臣、富贵极品,指日可待,那也不必太客气了!”两人话中都有些言不由衷,对望了一眼,俱都哈哈大笑。
原来这位衣着华丽的年轻公子,就是当今天子、南唐烈祖李昪的长子、齐王李璟,此次乃是奉了父皇之命,前往九华山搬请谋士宋齐丘重新出山。原以为他已激流勇退、去意甚坚,不免要多费一番唇舌,就连在去路上都在颇费思量,自觉并无多少说服他的把握,但没料到竟是十分的顺利,宋齐丘一口答应下山,李璟自是喜出望外,亲自与他同回金陵。此时正是草木葱茏、和风薰柳的时节,两人下山后,会同了齐王府侍卫钟辰和其他的随从,索性慢慢行来,一路上游山玩水、指点风物,直走了十来日,距离金陵城,只剩下不到半日的路程了。
正是日中时分,路边突现一间小小的茶肆,虽然小,一连也有两三间门面,门前搭着一路罩棚,棚口边安放着饮马水槽。大家从晨起至日中,已是又累又乏,恍惚间望去,这间普普通通的茶肆倒仿佛比金陵城里的太白楼还要高大堂皇些,齐声欢呼一声,簇拥着李璟和宋齐丘,快马加鞭,来到店门前。钟辰等人将主子扶下来,让在较阴凉的桌上坐了,其他人分坐两桌,敲台拍凳,擂得山响,叫店家快快把消暑解渴的饮食多多地端上来。
不一会儿,一个店家从里面走了出来,只见他生得倒眉虾目,两只短短獠牙,露在唇外,相貌凶恶。大家见了他的尊容,吓了一跳,心道这模样做一个剪径的强人正合适,怎么反倒屈尊做起小本生意来。貌虽丑恶,但手中端着的酸梅绿豆汤却是极好,最妙的是刚在井水里冰镇过,还未靠近,就有一股清凉之气扑面而来,令人顿时就有神宇爽然之感。
那店家眼光甚好,一望而知李璟眉宇开展、气度幽娴,与其他那些粗鲁的汉子全不一样,应是这伙人的头目无疑了,因此一上来便将头一碗放在了他的面前。
李璟也不推辞,低下头正要吃,就见棚外走来两个小孩,一高一矮,俱是鹑衣百结,脸上又是泥又是水,早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宛如两个小乞丐一般,四只眼睛却是灼然生光,直勾勾地盯着李璟身前的酸梅绿豆汤,一边还咂着嘴,尽管没有开口乞求,但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已然是饿得慌了。
李璟看着他们的样子,心下不忍,把碗轻轻一推,笑着对他们说道:“给你们吃吧!”
两个小孩脸上现出喜色,那个高的上前一步,深鞠了一躬,说道:“谢谢大爷!”声音柔细灵秀,像是个女孩,小心地端起碗,捧到小个子嘴边,说道:“弟弟,这是那位大爷赏的,你快吃了吧!”
小男孩正要吃,那个店家一个箭步冲上前来,伸出一只手拿住那只碗,粗声粗气地道:“两个小王八羔子,也不睁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胡吃什么,还不快给我滚得远远的!”
两个小孩力弱,四只脏兮兮的小手兀自死死抓住碗沿不放,两张嘴巴一起张开说道:“这是大爷赏的!这是大爷赏的!”
李璟等人看不下去,纷纷劝说,那店家不敢得罪了客人,回头勉强笑道:“嘿嘿,客人不知,酸梅绿豆汤倒还有,只是不及冰镇的好吃。”他原就生得丑恶,龇牙一笑,反而更加难看了三分。
侍卫钟辰在一旁留心倾听,这时慢慢地站到了那店家的身后,伸头一看,心中顿时一阵悸慑,立时飞起一腿,将那碗绿豆汤远远地踢了出去,两个小孩猝不及防,“唉哟”一声向后便倒,钟辰却也顾不得他们,高喊道:“是贼人,抄家伙!”
话声甫落,围坐在桌边的那七、八个侍卫呯的一下踢翻了桌子,各自抄起随身的短兵刃,将那貌丑的汉子团团地围了起来,钟辰接过抛来的他的那柄长剑,护在李璟身前,两眼死死地盯着那人,防着他暴起伤人。
那汉子不躲也不闪,往四周扫了一眼,忽然仰头哈哈笑了几声,声音如中败革,如击破絮,极是难听,说道:“好样的,终究被你们给看了出来!只是我不明白,爷爷我从不在京城露面,你怎么就知道了?”
钟辰冷笑一声,说道:“这有何难?你的手掌,骨节十分粗大,上面都是粗厚的老茧,分明是修炼一种霸道的外家拳法留下的,普通的店小二,哪有这样一双手,你便找一个出来我看看?”
那人低头看了看自己一双大手,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你一眼就看了出来,既然这样,那就休怪兄弟我不客气了!”说罢,将桌上的杯碗往地上一摔,乒的一声响,高声叫道:“兄弟们,点子扎手,一齐现身吧!”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