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百七十五章 故人江海

作者: 勵雲君
更新时间:2018-06-25 字数:3333


风刮得厉害,大雪模糊着寒悦的视线看不清来人的模样。
那位老者一步一步的朝着寒悦走来,从他的动作看,风雪中走的很是艰难,背后留下的一连串的一深一浅的脚印没多久便被新的雪花覆盖。待距离寒悦约三丈时,那位老者停下了脚步。
寒悦举起右手在面前挥了挥,一股气旋萦绕,将面前的风雪驱散干净,那位老者摘下斗笠,寒悦这才看清他的容貌。
那位身穿一袭黑色棉袍的老者背部大约是岁月的侵蚀微微隆起,两只干枯的手紧紧地扶着手杖,手面上露出些许老年斑。他头发苍白,面部松弛无须,额头上早已被皱纹占据,眼皮下搭的厉害,疾呼要将本就怎么没光彩的眼睛遮挡。腰间系着一根白脂玉牌,在大风中来回晃荡。
“您是——”寒悦觉察到眼前的这个人很是熟悉,但一时却记不起他的名字。
“是寒悦殿下吧。”那老者抬起头颤颤巍巍的喊道,看起来他使了很大的声音,但寒悦听到的却断断续续。
“我是寒悦,您是——”寒悦仔细的端详着面前的这位老人,突然一个人的名字浮现在脑海,“您是平安叔?”
平安总管,寒灼的贴身侍从,亲自将寒悦抚养长大,感情极好,因此寒悦亲切的称他平安叔。
“公主殿下,正是老奴,我是平安!”听到寒悦叫出自己的名字,那位老者显得有些激动,松弛的面部露出了些许笑容,“您还记得老奴啊!”
“平安叔,您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确认了老者的身份后,寒悦很是吃惊,在她的印象中平安总管要比现在精神的多。
“老了,老奴老了。”平安总管扯着渐渐地嗓子喊道,声音低了许多,看起来有些累了,而这时寒悦也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快步的走向平安总管。
尽管寒悦从小便在雪原国长大,平时走路都是健步如飞,但今日的风雪确实她从未见过的,而且不知何故,原本应当洁净的王宫道路上此时大学已没了脚脖,寒悦走起来显得很是吃力。
“平安叔,您怎么会在这?一百年前您不是告老还乡了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来到平安总管身边后,寒悦迫不及待的问道。
“殿下,我们还是找个避风的地方说罢。”平安总管艰难的说道,此时他的脸通红一片,寒悦无意间触碰到他的手,冰凉刺骨。
“也是,也是。”寒悦不住的说道,“我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言毕,寒悦抬头四处张望,熟悉的王宫在风雪中显得是那么的陌生,她在脑海中极力的回忆着王宫的布局,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破败的小屋子,风雪中它摇摇晃晃。
“平安树我们去那里。”说着,寒悦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房子,平安总管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随后摇了摇头说道,“不妥不妥,怕是我们还没走到它就已经没了。”
“扑通!”平安总管的话音刚落,寒悦刚刚找到的小房子便在二人的眼前轰然倒塌,一时间雪沫飞溅。
“殿下还是随老奴来吧。”平安总管望了寒悦一眼后说道,紧接着他吃力的转过身去,寒悦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他,一步一步的跟着他的脚步走。
走了约两炷香的功夫,平安长老带着寒悦在一处看起来很久没有启用过的房屋前停了下来,仔细看去,眼前的这间屋子破败不已,门被锈迹斑斑的锁链锁着,窗纸早已被风吹得稀烂,一些窗户甚至已经被吹落在地,被大雪掩埋。
“平安叔,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不记得王宫中有这样一个存在?”寒悦四处打量着好奇的问道。
“殿下您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呢。”平安总管一边说着一边颤颤巍巍的从怀中掏出钥匙想要把房门打开。
“平安叔,我来!”大约受不了外的风雪寒气了,寒月看到平安总管的动作如此迟缓不免有些着急,说着就要上前去开门,却被平安长老拒绝了。
“这道门在三界九族中除了我怕是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打开了。”
“平安叔你是在说笑吧。”听到平安总管的这句话,寒悦觉得很是不可思议,“不过是一道门而已,锁若是打不开了就把锁砍断便是,这有什么难的。”
“殿下,这世上不可能的事有很多,譬如——”刚说到这,平安总管忽然闭口不说了,只是拿起钥匙对准锁孔捅了进去,不久“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动传来,锁链被打开了。
“我就说嘛,这有什么难的。”说着寒悦就要伸手去推大门,却被平安总管一把抓住了手腕。
“平安叔,你这是做什么?”寒悦满脸疑惑的望着平安总管。
“殿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毛毛躁躁的了,不过是百年未见而已,这变化也太大了些吧。”平安总管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右臂,右掌在大门右边的门框上轻轻抚过,忽而一道黑色烟雾嗖的一声从门框上窜出,飞入天际不见了踪影。
“这是——”寒悦登时吃了一惊,怔怔的望着平安总管。
“一个人在外面凡事小心为好,哪怕是在自己家里,从未去过的角落也不能放松警惕。”平安总管像是在教育小孩一般喋喋不休的说着,但在寒悦听来,他这是话中有话。
“好了,现在可以了!”说着,平安总管伸出双手用力的推了一下,只听“吱”的一声,笨重的门被推开了,寒悦连忙搀扶着平安总管走了进去。
“记得把门关上。”进入房间后平安总管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他松开了寒悦的手,步履如飞径直朝着房间内走去。
“这——”等到寒悦关上门回过身来时,看到眼前的景象立刻惊得说不出话。
从外面看这里只是一处破败狭窄的小房子,可是进入后才发觉内部别有洞天,就面积而言,把这里称之为是一处大殿也毫不为过,而且里面的陈设极为干净讲究,像是有人一直生活在这里。
寒悦四处打量着,极力的在脑海中搜索着与此处相关的信息,不久王宫的边边角角悉数在她脑海中呈现出来,但却并没有这个房间的位置。
“好了,都妥当了。”平安总管拄着手杖走了过来,这时,寒悦感觉到暖和了许多。
“平安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哪?您不是离开雪原国了么?”寒悦来不及休息便急匆匆的问道。
“殿下你的性子可是越来越急了,跟你哥哥一个样子。”平安总管看起来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这里就是我的住处。”
“您的住处?这里?”寒悦越发的糊涂起来了,“父王明明让您回家了啊,而且我是亲眼看着您离开的,怎么会——”
“殿下,我并没有走,我一直都在的。”
听到这话,寒悦疑惑极了,只是呆呆的望着平安总管,没有言语。
“这件事你迟早都是要知道的,告诉你也无妨。”望着一脸迷茫的寒悦,平安总管叹了口气后说道,“这一切都是陛下的安排,之所以让众人都认为我离开了是为了迷惑一些人。”
“我父王?”寒悦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平安总管,“为了迷惑什么人?”
“唉,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想起过往,平安总管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光亮,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来,殿下坐下,听我慢慢跟你说。”
说着,平安总管带着寒悦来到火炉旁坐下。
“你还记得当初陛下从雪山中带回来一只月狼吧。”平安总管盯着寒悦开口说道。
“记得。”听到平安总管问自己,寒悦连忙点了点头,“它跟我哥哥捕捉的那头月狼可以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难道这事跟它有关?”
“殿下你且听我说下去。这月狼还真是跟你哥哥的灵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平安总管继续说道。
“平安叔,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此刻寒悦感觉自己像是在云里雾中一般,迷糊的很。
“它们是一奶同胞。”
“您是说它们是兄弟?”听到平安总管这么说,寒悦像是明白了点什么,但疑问也随之而来,“可这跟我所问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殿下应当知道这月狼是我们雪原国最为烈性的一个族群,想当初寒邦殿下为了捉祝铜额月狼险些丢了性命,是陛下施展法术方才制服了它。你只知道那月狼是陛下从雪山中带回来的,可知是怎么带来的?”
“还能怎么带来,不就是捉回来的么,难不成它还能自己乖乖的跟着回来。”不知怎么,寒悦心中焦躁的很,她现在的感觉是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平安总管在火炉旁给自己讲故事,这里面根本没有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
“殿下说对了,这月狼还真是自己主动跟着陛下回来的。”
“这怎么可能!”寒悦听后噌的一声站了起来。
“确实是挺不可思议的,但现实就是如此。”说着,平安总管从火炉里掏出一个酒囊,打开后,房间内瞬间酒香四溢。
“殿下要不要来一口?”言讫,平安总管将酒囊递到了寒悦的跟前,寒悦摆了摆手。
“殿下是何时开始不喝的?我还记得当初殿下第一次喝酒的样子,那时你才三岁多吧,看到我喝酒就嚷着要喝,结果一口气将我这满满一囊的酒都喝光了,但殿下也昏睡了整整九天九夜,可把我和陛下吓坏了。”
想起过往,平安总管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但寒悦的脸上却逐渐显现出了不安,她总感觉平安总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瞒着自己,而且直觉告诉她,平安总管是知道自己要回来的,他是一只在这里等着自己。
“平安叔,你——”
“砰!”寒悦的话还没说完,忽而一声巨响在门外响起,寒悦登时紧张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