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一章 稻草(一)

作者: 宋玳
更新时间:2018-06-24 字数:2097


                                                第一章    稻草(一)
 
        “大家好,我是新闻直击记者小麦,现在我所在的位置是‘登山队’紧急救援中心。目前网民自行集结的‘逆行’登山队11名成员中已有10人获救,其中3人重伤正在抢救,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黄金24小时已过去两天,目前尚有一名男性网民下落不明。大家可以从我身后的窗口看到目前窗外暴风雪还在肆虐,根据气象部门预测,未来一周暴风雪恶劣情况并没有缓解趋势...........”
     
      “这些人,真的太任性了。”晚间的食肆,一个胡子拉渣的中年男子停下手中的筷子,看着店里的电视新闻,自言自语。

       “暴风雪恶劣情况没有缓解...(信号不良,屏幕跳跃,出现雪花)......(屏幕雪花).....”
     
       “可不是吗?气象部门早就发布了紧急预警,这些人,非要什么‘逆行’登上喜马拉雅山。这不是等于伸着脖子往死神的*口上送吗?况且——动用了那么多的搜救资源,连直升机都用上了。”这时候并不是店里最忙的时候,老板娘也得闲,愤愤不平道。

       “直升机也没辙,这天气,直升机去了也是小纸船往大海漩涡里送,有去无回。”中年男子边吃水煮鱼边说,一边想着,果然这冷得哆嗦的天气就该吃些热乎的东西——麻辣水煮鱼,烧酒,猪油炒花生米,绝配!

       这时候,坐在电视斜右边的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子边刷手机边说:“贴吧有人爆料了,据说这批‘逆行’登山队员,都有抑郁倾向。”

       似乎有些出人意料,老板娘不知怎么答茬。
      中年男人刚喝完一壶烧酒,感觉烧酒变成了燃料,在血液中畅行:“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些人就这么想不开?人间多值得。”蓝天绿水,春夏秋冬,烧鹅啤酒,新闻联播还有老婆孩子热炕头,这些不都是活着的意思吗?反正没那么多念想,就这么乐呵呵的活着,就这么活得乐呵呵的,有何不可?人生在世,就如同沧海蜉蝣,朝生夕死,其乐融融,悠然一游,岂不乐哉?
    
      老板娘不打算答茬,心里盘算着怎么快些打烊,8点半了,这中年顾客统共只点了93块钱的东西,却在角落里足足坐了三个钟头,酒也是慢慢抿,仿佛在喝仙酒般的舍不得!再过十分钟,我就要把他轰走了,不足百把块钱却叫老娘暖气开着,电视开着,供你坐了三个小时,不,三个小时零二分钟了。老板娘越想越气,憋红了一张胖脸。

    窗外,这座城市开始飘下这个月的第二场雪。
    冷洌洌的银白色的一片在城市的角落里蔓延。
    


    时间线延伸到千里之外的西藏。

    医院一间病房里,两个抢救过来的病人醒来很久了,一个折了腿,另一个患了冻伤,好在抢救及时,并无大碍。但房里没有开灯,两人也没有说话,他们沉浸在深深的自责里。病房的每间房门都镶嵌一块方便巡房的玻璃,这时候走道里明晃晃的灯光照进昏暗的病房,一个人瞳孔更加明亮,暗地里流了眼泪。

    “小张,我自责,当初是我劝曹欣加入登山队的,他之前完全没有相关经验,我真不应该让他挑战那么危险的极限运动。现在,三天了,一想到他就这么冷冷的冻在雪地里,我就自责。我心疼,我、我.......我不该,呜......”男人平躺着,双手遮住额头,悲恸。
   
     登山队其实是一个小集体,最初是由三个成员组成的,通过运动极限挑战,克服心理障碍,获得自我认知。几年来,成员人数从三人发展到固定的十人,有些中途退出的人也或多或少的体会或得到了集体运动的好处,大部分人成为了极限运动爱好者、发烧驴友,他们在滇南、广西、四川、新疆都留下过足迹,喜欢探寻一些奇、曲、险的旅游线路,危险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幸运的是都逢凶化吉,成员将它们看成一种难关的跨越、自我的救赎。相关事迹还曾被省报刊登过,刊题为《极限运动的自我救赎之路》 ,几年来甚至有几个成员成为了所在行业的领先人物,鼓舞了很多市民。

    曹欣就是在这么个情况下申请加入登山组的,当时因为登山组的原创人员老乔即将移民加拿大,登山队在筹办一个攀登珠峰的活动,纪念登山组成立6周年,顺便欢送老乔,这时曹欣联系上了负责人之一赵志明,表明了要加入登山组的希望。

    赵志明用手擦干淌下的热泪。

    他依稀记得那是三个月前, 星期天,联系人曹欣正好是同个城市的,根据资料显示,那是一个25岁的年轻人,父母双亡,刚毕业两年,目前在一家小企业做销售员,拿微薄的薪水,在城东城中村租了一间三十平的民房,每天乘坐地铁在城市的两端奔波。这样的年轻人,内心的苦闷可想而知,老赵是个热心的人,这些年他帮助过不少人,可以说虽然不会心理学,但是很谙熟开导人这一件事,并且也从这件事上找到了强烈的认同感。登山队里没人知道他经营着一家并不大的食品连锁公司,生活富裕,家庭幸福,而之前,他何尝不是挣脱了与自身的缠斗,才能与世界握手言和的?
    
    “赵哥,我也想成为你们这样的人。稳重,阳光,无坚不摧。”
    老赵得知这年轻人,刚被公司炒了,屋漏偏逢连阴雨,这无疑是雪上加霜,于是提出了让他担任登山队后勤队员的想法,负责
    组员的沟通联系、活动协调、补给购买等工作,每月队里给曹欣发3000元工资作补贴,也是老赵亲自掏的腰包。
   
    “老赵,你别难过了,我总觉得曹欣这小子没有死。”

    “你是不是冻坏脑袋了?”老赵嘴上骂着,但转过身开了灯,希望老李能再说些什么。

     “我脑袋可没冻坏,直觉——”

     “我看你就是怕我内疚。直觉是女人的专利,关你什么事?”

     “电视不都这么演吗?只要未见尸首,就还有希望。没有消息有时候就是好消息,不是吗?”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