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旅途

更新时间:2018-05-12 字数:2627

第四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
黄俞霖
《旅途》

“哐当,哐当……”
在这绿皮火车上,视野所及之处,熙熙攘攘的,像个菜市场;尽管开着窗,但车内依旧闷热如盛夏,活脱脱一个大蒸笼:人声嘈杂,小孩“哇哇”的哭闹声,几个女人叽叽呱呱的聊天声以及时不时发出的爆笑声;还有几个秃顶中年男子滔滔不绝在高谈阔论的声音……
我随手抽出一根烟,一按打火机,“呼——”吞云吐雾,顿时所有的烦恼仿佛全消失了。
作为某知名杂志社的签约作家,最近却不太顺心,投出的稿子屡屡被拒,这怎么能不令人烦心呢?“去一趟云南吧,说不定会有新发现。”一位朋友建议我。于是就开始了云南之旅。
正沉思着,“小伙子,抽烟可不好呐——”,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沉思,不由得心头一颤,寻音溯源,我打量了坐在我对面的老太太一眼,她眯着眼微笑地看着我,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饱经沧桑的脸上那如黄土高原千沟万壑般的皱纹,我有过那么一瞬间的错觉,在我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被大自然鬼斧神工雕刻的雕像。
我尴尬地笑了笑,把通红的烟头往桌上用力一蘸,随后一扔。
老太太见状,眼神里似乎充满欣慰之意,就像是大人对知错能改的小孩倍感欣慰一样。
“你长得很像我儿子。”
“您——儿子?”我呆怔了一下。
“今天我就是来“探望”我儿子的。”
“不过如此。”我嘀咕道。可是当我的目光瞥到老太太手上䉵着一枚闪亮的东西时,定眼一看,这不是烈士勋章吗?我大吃一惊,难道说她儿子——
她似乎察觉到了我脸上异样的神情,伸出三根手指,“三年了——”眼神有些呆滞,似是在喃喃自语。
我心里“咚”地震颤了一下,对眼前这位老太太不由得心生怜悯。
“您儿子难道是——”我好奇地问。
“警察,抓毒贩的。”我注意到,说后面几个字的时候,她咬字咬得很重。
我顿时心生敬意。众所周知,缉毒警察是警察中危险系数最高的,原因别无他尔,那些毒贩很清楚被捕后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与其束手就擒,不如放手一搏,来个鱼死网破!很多缉毒警察就死在了毒贩冰冷冷的*口之下。我们觉得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我那不孝儿啊,”老太太接着说道,“从小顽劣得很,经常跟人打架,长大了懂事一些,可仍然整天舞刀弄*的,不让人省心过,高中毕业后读了警校,再后来就当了名警察。”
她很平静,似乎在叙述一个与她不相关的人。
“参加工作后,他变得很忙,经常加班加点,过年过节的几乎没回过家,连他媳妇生孩子时也不回!具体做什么工作家里人不知道,问他也不说,说是秘密,我们也不好多问。有时家里还莫名其妙来陌生电话,说是要我们出门注意点!搞得有段时间家里人提心吊胆的,连门都不敢出!”
“自从他干这份工作,没空回家也就算了,还让家里人提心吊胆的,说没有怨言那是假话,唉,这“不孝子”,什么时候让人省心过!”老太太情绪忽然有些激动,喘着气说。
“大妈,您慢点说,不急的。”
“后来,我也就渐渐理解他的不易了,你说,要是没有警察,能有我们老百姓的安稳日子吗?话糙理不糙,我虽然没有读过书,但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一天,我接到一个从省城昆明打来的电话,说我儿子受了重伤,现在正在省人民医院抢救。一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觉得天昏地暗,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老伴去得早,难道现在上天又要让我失去儿子吗?一晚上都没合眼!”
“赶到医院时,看到安静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头脑一热,几乎要晕了过去,忍不住放声大哭“我可怜的儿啊!”旁边几位穿制服的人赶忙搀扶着我,说我儿子在”xx案”中立了大功,要表彰他,可我不在乎他立不立功,我只想他能平平安安的!”
“xx案?”我心里一惊,心生敬意,脑海中浮现出看过的一篇新闻报导:xx案是建国以来我国破获的特大型跨国**案之一,其缴获的毒品数量之多(包括**,***,***等),金额之巨,令人咂舌,是当年公安部督办的案件之一!该案件的起源是警方在侦查一起普通**案时,发现隐藏在背后的一个大型跨国**犯罪集团,该犯罪集团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其主要将在金三角的毒品通过秘密渠道运往云南,广西,随后这些毒品将会流入全国各地,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严密的**链。经过长期的侦查,根据已掌握的情报资料,警方决定实施收网行动,而抓捕的过程惊心动魄,颇具戏剧性:
按照计划,当毒贩们在某偏僻山林里进行交易时,事先埋伏好的警方出其不意,一举将其抓获。最初一切按计划顺利进行,后续增援迟迟没有赶到,人多势众的歹徒们反而占了上风,一阵激烈的火拼过后,我方只剩一人,而且腹部,腿部均中弹,强忍疼痛时走时跑,歹徒们在后面拿着*追赶,形势对他十分不利,千钧一发之际,他跌跌撞撞地到了一位山民的小木屋里,喘着气喊救命,山民见状,明白了什么,立即将他藏好,刚藏好时歹徒们赶到,山民将他们引向了另一个错误的方向,不久,后续增援力量赶到,终于将这个犯罪集团一网打尽,随后这名受伤的英雄也被紧急送往医院。
之后就有了这位老太太在医院的一幕。
此外,在看到这篇报道时,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整篇报导的人物均用化名,图片中的警察也全部打码。一开始不解,后来查资料明白了:一旦缉毒警察的姓名肖像等个人信息泄露出去,他们将会招致毒贩疯狂的报复!国外电视台曾拍摄过一部禁毒纪录片,本意是让大家看到毒品的危害,但因为没有将片中出现的警察打码,导致露过脸的警察在随后几年间无一幸免地遭受了不必要的牺牲!而最近央视在报道缉毒警察的葬礼时,特意全程打码,也正是这个道理。
一缕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我的眼睛一阵刺痛,使我从思绪回到现实中来。
“在病房的那几天,”老太太继续说道,“他一直昏迷不醒,我呢,一直拉着他的手,跟他唠叨,聊他小时候是多么顽皮,经常跟人打架;聊他第一次远离家乡去求学时我的不舍......怕他饿了,就每天给他削苹果,尽管我知道他可能永远也吃不上;怕他着凉,就每晚给他盖被子,尽管我知道他可能永远也感受不到;怕他指甲长了,就给他剪指甲,尽管我知道他可能永远也醒不来......”
此时,她已是泣不成声,我鼻子一酸,眼泪忍住不掉。
“后来啊——”她用那枯柴般的手抹了抹流在脸上的眼泪,继续说道,“造化弄人啊,他还是走了,我还清楚地记得,他走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二十三分,我看他最后一眼的时候,他“睡”得很香,就像他小时候睡在摇篮里那样......”
一阵沉默。
......
所有的灵感在这一刻瞬间迸发出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忠实地把它记录下来,下车后,在一间闷热的小旅馆房间里,顾不得满身的淋漓大汗,我挥笔疾书,写下了本文。
写完时,不远处传来两声沉重的火车鸣笛声——
“呜——呜——”
似乎在宣告着什么。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