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六章 成名

作者: 昭平阿志
更新时间:2018-02-27 字数:3061

 陆庄和陈仕奇两人驱马上前道:“这几人倒是铁铮铮的汉子。”杨威点头说:“不错,可惜落草为寇,美玉落在草丛中。”一行人继续赶路越过荫霞关,一路上居然太平无事,众人很快把镖银送到了广州城,同时采购了许多特产带回北方,这些特产带回到北京出售,众人又赚了一笔银子,这给了杨威一个很大的启发。在随后的两年里,杨威的名声也越来越大,加上他与各处的武林人士相交甚好,得到他们的照顾,镖局迅速扩大,生意蒸蒸日上,许多人投入他的镖局,那阮氏四兄弟后来因被官兵荡平了山寨,也慕名投靠他,成为镖局的得力健将,杨威便派陆庄、陈仕奇和阮氏四雄等人到各处开了分局。镖车一站接一站押送,快速无比,再也不用日夜兼程了,生意更是红红火火,同时他们押镖返回时,把南北的特产和商品互相流通,这些商品在南方或北方价钱便宜,但运到北京和广州后出售,价钱翻了好几倍,镖局也因此财源滚滚。
   经过几年的打拼,杨威凭着手中的一把八卦刀,先后挫败了“阴山双鬼”、青龙帮等黑道巨霸,更是名震江湖,特别是他护送朝廷的军饷入川在剑门关外的那一战,力毙当时神秘的弥勒教第三大护法诸葛俊,更使黑道中的人物闻风丧胆,黑道上流传着“宁碰阎王,不碰老杨”这句话,杨威也因此赢了一个“阎王判官”的美称。此后,杨威镖局的镖所到之处畅通无阻,加上他财力雄厚,先后又开了几十个分局,逐渐成了全国最大的镖局。杨威三十岁那年,他已拥有大小分局一百多处,因镖局几年来平安无事,已走上了正轨,他已很少亲自押镖了,偶尔去一两次也是为了视察各分局的经营情况,或是客商指定他亲自出马,平日就在北京的总镖局里,加上韦氏替他生了一个白胖胖的胖小子,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哄儿子的身上,偶尔练练武功,或访访朋友。
   第二年,陈尧年在河南老家去世了,杨威闻讯后悲痛不已,如丧考妣,他自从父母去世后,便是外公抚养他成人,于是他便把镖局交与陆庄打理,他与陈仕奇赶回河南奔丧,在墓旁搭屋守孝,不再插手镖局的生意。这陆庄多年来与杨威出生入死,经历了无数次血战,已与他结成了忘年之交,杨威也一直把他当成长辈对待,自从镖局走上正轨后,陆庄也一直在北京打理镖局的大小事物,也不再用行走江湖了,因此镖局其实一直由他打理,倒也无事。
   一天,杨威正与舅舅陈仕奇在墓旁的茅屋谈天说地,谈论这十多年来的经历以及江湖中的各种奇闻怪事,便又谈到了当年那天山二盗来。陈仕奇突然想起了什么,道:“这天山二盗是天山派的弟子,天山剑法威震西域,他们应该使剑才是,难道他们在拐杖和烟杆上另创有新招,比天山剑法还厉害?”杨威摇摇头道:“也不见得怎样,只是那两件东西由精钢铸成,钢硬无比,不畏刀剑,烟杆上他们装了迷香,想用来害人。”陈仕奇道:“只怕那两件东西另有蹊跷。”杨威道:“舅舅说的是,我叫人过一阵子把它带来,咱们反正闲着无事,不妨仔细瞧瞧。”他近年击败无数的黑道对手,对方死于他的刀下或弃兵器而逃的,他都顺手带走,他心想:这些人非普通之辈,他们的兵器总比普通兵刃要好,因此也收藏了不少兵器,这天山二盗的兵器自然也没丢掉。不久,陆庄便从北京把那天山二盗的兵器托镖局的人带到了河南,两人仔细看了看那旱烟杆,却没发现什么,又拿起那龙头拐杖瞧了瞧,觉得很沉手,陈仕奇见那龙头拐杖的龙头似乎不是与拐杖连在一起的,便拿起拐杖朝窗户方向挪了挪龙头,却纹丝不动,他又按了一下那龙头的左眼,见也无反应,便又按了一下右眼,也不见动静,于是他同时按了一下龙头的左右眼,突然“嗤”的一声,两人只见眼起白光一闪,便听见窗户“沙沙”地做响,片刻钉满了无数细小的钢针,那钢针臭不可闻,两人一看就知道这些针是浸有剧毒的。陈仕奇惊叫道:“好险!”如果不是他早有提防,这钢针那不是要了人的命?他大怒道:“如此歹毒的东西,留它何用!”说着用力一折,那龙头拐杖却是纹丝不动,他暗自吃惊,自己这一折,少说也有七成功力,便是几根铁棍也弯曲了,何以折它不断?
   杨威连忙叫道:“舅舅小心!提防有毒针!”陈仕奇听了也顿时清醒过来,万一毒针激射而出,那岂不要了自己的命?便连忙住手。杨威道:“如果有一把削铁如泥的利剑把它斩断,便知道里面还有什么歹毒的东西。”陈仕奇听了突然道:“我们太极门就有一把锋利无比的白龙剑,世代相传,我去取来。”说完他便返回住宅取剑。不久,陈仕奇便托了一个长长的包袱回来,他打开包袱取出一把带鞘的长剑,抽出剑身时顿时寒气逼人,白光闪烁,杨威见果然是一把好剑。陈仕奇挥剑一斩,那根拐杖便“咔嚓”一声从中而断。杨威拿起那拐杖敲了敲,只见里面掉出无数的毒针来,两人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杨聪心想:若是当时那朱仙姑拐杖在手,说不定自己早已命丧她手。杨威又敲了敲,见从拐杖里面还掉出了一团纸来,陈仕奇用木棍小心地拨开纸团,顿时“噫”的一声惊叫,他双手捧起那叠纸团,禁不住双手有些发抖。杨威顿觉得奇怪,也凑近一看,他也禁不住叫出声来。原来,那叠纸团竟是一张张巨额的银票,两人摊开到地上数了数,共有500万两之多,都是各地有名钱庄的银票。陈仕奇连忙斩断那根旱烟杆敲了敲,也从里面掉出一沓纸来,两人打开一看,更令两人吃惊不小,原来竟是几张藏宝图,上面清清楚楚的写明所藏的地点及银子的数额,竟比刚才的还要多几倍,达2000万两白银之巨,此时两人是又喜又惊。杨威镖局这几年来红红火火,生意兴隆,但所获利润也不超过100万两白银,而这两样东西却远远超过他所有的家产,自己几年来竟不知道,幸亏当初把它拣了回来。杨威道:“舅舅,为何这天山二盗不把这些银两存入钱庄,反而埋了起来呢?难道他们不怕别人找到吗?”陈仕奇听了道:“我猜这些埋藏的银两如此之多,多数是朝廷的饷银,印有标记,一存钱庄便暴露了,因此他们便埋藏了起来,等风头过了才挖起重新溶铸过,或许他们来不及转移。”杨威听了点头称是,陈仕奇又道:“至于那些银票,则是被他们所劫的镖银,因此敢存钱庄。”杨威被这突如其来的巨额横财吓呆了,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陈仕奇问道:“外孙啊!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银子?”杨威想了想,说:“全凭舅舅吩咐。”陈仕奇道:“我在想起你外公给我讲他年轻时候的一件事,那年,你外公去北京谋生,不幸染上风寒病倒在客栈里,银子很快花光了,又举目无亲,势利的老板又逼着你外公搬出客栈,眼看他就要冻死或病死在街头了,这时,幸亏金刀门的王一刀老镖头路过,他把你外公接到镖局请人医治,也悉心照顾才拣了一条命。王老镖头那时不识你外公,可见他是一个乐善好施、行侠仗义之人,许多人都蒙他照顾过,可惜十五年前,他替朝廷押送一批军饷到玉门关外,途中不幸被这两个恶贼杀害,镖银被劫下落不明,镖局被官府查封,若非你外公等人凑银子上下打点,恐怕金刀门早已被满门抄斩,虽然如此,但官府仍判他们的家属充军发配岭南,至今生死不明。”杨威听了道:“舅舅教诲的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些都是不义之财,我一定把它们送回被害人的家属手中。”陈仕奇听了笑道:“你能有如此侠义之心就好,你外公泉下有知,也会替你高兴的。”这天晚上,两人商量后决定先调查好哪些镖局被劫过镖,再秘密派人寻找挖掘埋藏的镖银。这件事前前后后经历了两年,杨威把那些镖银先后交还到了失主手中,同时向朝廷上交了1000多万两丢失的军饷,当时明孝宗朱佑樘刚即位不久,便赏赐了杨威许多金银布帛,还亲手题写了“杨威镖局”四个字,令工匠制成金匾挂在杨威镖局的大门顶上,杨威镖局从此名声大震,独领**,朝廷许多紧急的军饷均由杨威镖局押运。凡杨威镖局的镖所到之处,各处盗贼远远见镖旗便远远避开,纷纷道:“不好了,那阎王判官来了!”均望风而逃,镖车从此南北畅通无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