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四章:兄弟情深

作者: 勵雲君
更新时间:2017-08-27 字数:4450

昆仑山下,***外。
一只绵延数十里的车队缓缓地在大道上行驶着。
车马驶过,激起的扬尘遮天蔽日。
车队中央有一处马车格外引人瞩目。
此车由九匹白色龙马拉动,按“二三四”方式排列。
车架由青铜玄铁锻造而成,车身则是由千年沉香古檀木制造。在车身上雕刻着龙凤呈祥的图案。车篷顶上有一处鎏金金龙,它盘旋在顶尖,发须皆张,俯视着三界九族。
车内一位身着华服的中年人正闭目养神。他面庞方正宽广,眉如浓墨,身体随着车子的晃动摇晃着。
他正是盘古大神的长子,中原王朝的天子胤天。
    坐在胤天旁边的是一位全副甲胄的年轻人,生的仪表堂堂,国字脸上明眸皓齿,一对浓眉紧蹙,忧伤暗藏。一身金色天龙铠甲覆体,红色披风随风而荡,双龙护肩分列两臂,胸前一块灼日护心镜熠熠闪光,龙鳞相护,蟒皮罩膝,手腕之上各有一处纯金锻造而成的护腕,护腕上雕刻着双龙戏珠图案。一根金丝银边蟒纹带束在腰间,翡翠玉石镶嵌其中,右手紧紧握着一柄宝剑。
他的名字唤作胤斌,是胤天的长子,盘古大神的嫡长孙,修为中神。
“我们现到何处了?”胤天龙目微睁,缓缓开口问道。
“父皇,车驾已至昆仑山下,距***不足半个时辰。”胤斌挑开窗帘,朝窗外望了一眼之后答道,不远处便是巍峨高耸的昆仑山。
“我与你叔父已有一万八千年未曾见过了。”胤天低声说道,“一路走来,遍观雪域风情,你叔父治理的好呀!”
话音刚落,车驾突然停了下来。
紧接着,一阵喧闹之声传来,窗外甲士步声隆隆。
“列阵,迎战,保护陛下!”
胤斌一个箭步冲下车驾,发现甲士们严阵以待。
“何人阻拦圣驾!”胤斌厉声问道。
“回殿下,是一群黑衣人,叫嚣着要取陛下性命。”
“放肆!”胤斌听后怒火中烧,“你且带人保护陛下,切不可惊扰圣驾!某去会他一会!”说罢,胤斌已来到阵前。
正如侍卫所报,挡住车驾的是七个身着黑色服饰的神秘人。
“尔等何人,胆敢拦截圣驾!若速速退去,饶尔等不死!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胤斌将手中宝剑一横,闪出寒光。
此剑叫做九龙戏珠紫渊剑,本体乃是上古玄铁,经由女娲娘娘补天之时所用的九阳真火锻造而成。剑身长约三尺三,剑柄上系着一块双龙玉珏,大红穗子随风飘荡。剑拖两端各嵌有一颗紫色宝石。剑身纹有九龙戏珠图案,栩栩如生。宝剑锋刃之处各有一道玄色云纹,深邃不可测。
“劫的就是你!”为首的黑衣人毫不废话,挥起手中长*便刺向胤斌。
胤斌也不言语,掣出宝剑纵步上前相迎。
那黑衣人手中的长*恍若游龙,速度极快,胤斌不慌不忙用剑格挡,双方战至百余回合而不分胜负。
担心久拖生变,黑衣人一个箭步跳离胤斌,他将长*高高抛上天空,大喊一声“变!”一道阴风吹过,黑雾从生,那长*竟化成一条黑蟒,张开血盆大口朝着胤斌扑来,刹那间一股腥臭之味充盈天地。
胤斌镇定自若,右臂一振,九龙戏珠紫渊剑倏地祭入空中,九道金光从剑锋处飞出,首尾相接,结成金光法阵,一时间阳光普照,黑雾尽散。
“去!”胤斌手指一挑,平地风起,随后听得一声霹雳巨响将黑蟒困在其中。
黑蟒却毫无害怕的意思。
但见它先是将身体蜷缩,脖颈直挺,通红的信子舔舐着空气,充满血腥味道。之后全身发力,利箭一般朝着法阵撞去。
胤斌见状,右手一挥,法阵即刻让开一个缺口,放那黑蟒出阵。
“收!”胤斌大喝一声,金光法阵即刻化作一条金光闪闪的绳索,射出万道光芒,刺得众人无法睁眼。
待光芒散去,金光绳索早已将黑蟒紧紧缠绕。
黑蟒拼命挣扎,金光绳索却越勒越紧,深入其骨肌。
黑蟒浑身骨骼咯吱作响,双目凸出,面目狰狞可怖。
胤斌指尖轻点,一道真气飞出注入金光绳索之内,登时旋风骤起,黑蟒发出一声沉闷之声,无数黑血从体内喷射而出,洒落在地上,滋滋冒起白烟,地面被腐蚀一片。而后绵软无力,瞬间从云端重重的摔在地上,气息奄奄。
“看你还有何本事!”胤斌道了一声,右手倏而一展,九龙戏珠紫渊剑嗖的一声飞至手中,剑锋一侧,寒光灼目。
“哼,雕虫小技而已。”黑衣人冷冷一笑,眼中掠过一丝凶光,而后大喝一声“吞!”。
话音刚落,瘫在地上的黑蟒突然一跃而起,嘴巴大张,露出尖牙慑人,一股气流伴着血腥味道飞速扩散,将猝不及防的胤斌一口吞入腹中。
“这——”围观的中原士兵顿时傻了眼,面面相觑,不敢相信。
“杀!”黑衣人一声令下,他身后的手下即刻扑向胤天车驾。
甲士们急忙搭弓射箭。
“莫要得意太早!”胤斌的声音从黑蟒肚中传来。
黑衣人身子一时僵住,吃了一惊,怔怔的望着躺在一旁的黑蟒。
只见黑蟒的身子朝天拱起,它的前躯在地上摩挲扭动,尾巴不断地拍打着地面,竟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一副极其痛苦的模样。
未几,一道金光从黑蟒体**出,紧接着,只听噗哧一声,胤斌手执九龙戏珠紫渊剑破膛而出,顿时血肉飞溅,腥不可闻。
九龙戏珠紫渊剑脱手而出,在天际斜划一道,光芒闪烁,胤斌随即仰天怒吼一声,响彻云霄。
“不好!”黑衣人大惊,有些失了方寸,急忙喊道,“结阵!”话音未落,一道剑气自天而落,将其身体直直穿透,血浆似泉涌一般四处喷射。黑衣人满眼惊恐的倒在地上,俄顷化为灰烬。
其余歹人见状连忙聚在一起,想要故技重施化身乌鸦逃走,胤斌哪里肯给他们机会,只见他口念咒语,霎时间狂风大作,天地失色,九龙戏珠紫渊剑在空中一个旋转,数道紫色剑气击打而来,瞬间血肉横飞,残肢四溅,哀嚎之声顿起,歹人纷纷落地,没了气息。
胤斌稳稳落地,顿时云淡风轻,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直射地面,天地回归正常。
“斌儿,外面发生何事。”胤斌回到胤天车驾之上,胤天漫不经心的问道。
“父皇无事,几个劫财的小毛贼而已。”胤斌轻描淡写的说道。
胤天听后微微一笑:“此事莫要让你叔父知道!”
“诺。”胤斌回应着,尽管不知胤天此举为何,但他还是应承下来,没有多问。
未过多久,车驾已至***下。
太阳王沐天早已率领宫眷百官在南门等候了。

“大哥!”看到胤天车马已至,沐天抛却众人上前迎去,脸上写满了兴奋。“二弟!”俩兄弟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言语虽少,但眼神中流露出的兄弟之情让众人感慨不已。
一万八千年的约定今日终于实现。
“大哥一路车马劳顿,想必累了,且随臣弟至寝宫稍作歇息,晚上为你接风洗尘!”沐天诚恳的说道,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不急不急。”胤天连连摆手说道,他一边舒展身子,一边环顾四周,目光落在了沐灵公主的身上。
人群中,肌肤雪白、体态轻盈的沐灵公主是那么的显眼。
“你就是沐灵那丫头吧!”胤天拉起沐灵的小手望着她,眼神中尽是慈爱。
“回伯父话,我就是沐灵那丫头。”沐灵俏皮的吐吐舌头眨眨眼,倒把胤天逗笑了。
“你这丫头,全无体统!”沐天佯作生气地瞪着她。
“无妨无妨,这样才不生分么!”胤天笑着说道,然后回首朝着胤斌叫道,“斌儿,还不快过来见过你叔父。”
站在一旁许久的胤斌听后快步走上前来向沐天请礼。
此时胤斌脸上无半点笑容,他警惕的环顾四周,方才昆仑山下的遭遇让他心有余悸。
“哥哥是否身体欠安,脸色怎么如此严肃?”沐灵发觉了胤斌的异常,关切的问道。
“不要管他。”胤天当然知道胤斌的心思,但他不想因此事而让沐天不安自责,“斌儿自小便是这样,大约是少年老成吧。”说着他看似漫不经心的望了胤斌一眼,胤斌明白,这是父皇在提示他不要警惕过头。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沐天的眼睛,他隐约觉察到胤天有事情在瞒着他。
“大哥,此地风疾,还是请移驾宫中详叙吧。”说完,沐天侧身引着胤天等人前往谨安殿。
***,王宫,谨安殿。
大殿内灯火通明,载歌载舞,好不热闹。
胤天、沐天端坐龙台上,胤斌、沐灵分坐在二人身边,甚是融洽。
沐灵偷偷的看着她这位堂哥,还是跟刚来的时候一样,一脸的严肃,看起来冷冰冰的,难以使人亲近。
“我这位哥哥好生奇怪。”沐灵回过头来悄悄的对站在身后的小蝶说道,“这么热闹的场合他竟没有一丝笑容,真不知道伯父是怎么忍受他这张冷面的。”
“姐姐,我想胤斌殿下是有什么心事吧。”小蝶朝着胤斌的方向望了望轻声回答道。
“二弟,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高坐龙台上的胤天大手一挥,早有左右抬上来九坛美酒。
“秋露寒!”沐天脱口而出,眼中放出别样光彩。
“我们龙族爱酒在九族三界之中是出了名的。”胤天笑道,“尤其是你,在我们十兄弟之中更为突出。此番特意给你带了九坛,够你享用一段时日了!”
一提到十兄弟,胤天的眼神黯淡了下去,沐天知道他又想起了十弟苍蛟。
“多谢大哥美意了!”沐天急忙岔开话题,“今夜我们不饮秋露寒,大哥尝尝我雪域的特制佳酿千禧香。”说罢,沐天双掌一击,没多时侍女将千禧香端至跟前。
尚未开封便一股醇香飘然而至。
“果然是好酒!”胤天饮了一口连连赞道,“此酒较之秋露寒,虽没那么烈性,却醇厚有余,入口绵绵,留有余香,好酒,好酒!”说着又是一杯下了肚。
“大哥慢些喝,此酒虽不烈性,但却后劲十足,喝多之后也是会头痛的!”沐天急忙劝道,胤天却摆摆手,又是几杯下了肚。沐天无奈,只好依了他。
这时,一声鹰鸣传来,云翳扇着翅膀在大殿门口盘旋数圈后斜侧着身体飞进谨安殿中,它在大殿之内环视一周,竟稳稳地落在了胤斌的肩头,这让众人感到很是惊奇。
“二弟,这苍鹰就是你前番在书信上说要送我的礼物吧。”胤天面部开始红润起来,他已经有了一些醉意。
“正是。”沐天点头应道,“此鹰唤作云翳,是小女沐灵取的名字。它是我在昆仑山下寻获的,颇具灵性。想着大哥爱鹰便留下了。”
“难得二弟一番苦心了。”胤天拍了拍沐天的肩膀,“若其他兄弟都能如你我一般相亲相爱,还会担心那个什么幽冥王么!”说着,胤天的眼角处竟隐约出现了泪痕,“自从父神回归混沌,除你之外各个都不服我,都想争夺这天下共主的位子,这位子就当真那么好坐么!”
此时的胤天已不是微醉了。
“大哥,您喝多了。”沐天望着殿中端坐的众人显得有些尴尬。
“我是天子,是父神钦定的华夏共主,怎么会醉!”胤天的嗓门突然间拉高了,整座大殿瞬间安静下来,众人的眼睛都投向了龙台。
“没事,大家继续。”这时胤天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缓缓起身示意抱歉。
随后,他坐直身子,双手平坦放下,将酒气逼出体外,顿时清醒了不少。
胤天望了望身边的胤斌,此时胤斌正用手喂食云翳,云翳好像跟他很熟识一般,微微靠在他的肩头,很是和谐。
看得出来,胤斌很喜欢云翳,他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大哥,我看云翳跟斌儿很是有缘,就做主将云翳送给斌儿可好?”沐天趁机对着胤天说道。
“全凭二弟做主!”胤天很是感激的说道,“斌儿,你可听到了,还不快快谢过你叔父!”
“不必拘礼!”沐天急忙说道,“大哥,生得斌儿,你此生无憾了,不像沐昊那小子,整天不理军政,醉心于修炼。”
沐昊是沐天的长子,沐灵公主的哥哥,也是雪域未来的王。
若论起辈分,沐昊还应当叫胤斌一声哥哥。
“正想问你昊儿去哪了呢,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他身影?”胤天一边喝着千禧香,一边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混小子一个月前去昆仑山下的青云峰寻师历练去了,三日之后方能回来。”沐天有些无奈的说道。
“等这小子回来,我替你好好教训他。”说着,胤天哈哈大笑,“说起来昊儿跟斌儿还未曾见过,一定要好好介绍一番,希望他们能像你我兄弟一样团结。”
“一定会的。”沐天一边应答着,一边望着殿外,明月早已挂在夜空之上。
沐天还在回味着胤天醉酒时说的那番话,深邃的目光早已穿透厚厚的云层望向了遥远的北方——蛮荒鬼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