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楔子:创世之战

作者: 勵雲君
更新时间:2017-08-23 字数:6231

盘古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就在刚刚,随着一声霹雳巨响,他用一柄混沌创世斧完成了开天辟地的壮举。
天是天,地是地,再也不像之前那样混沌不堪。
环视天地,他收住了笑容,眼前的一切与他理想中的世界还有很大差距,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他轻叹一口气,却不想这口浊气得了灵性,飞往他处去了。
总得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他思忖着。刚刚的创世之举已经耗尽了他的精力,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站直了身子,最后一次端详这个世界,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发出雷霆般的吼声之后仆然倒地。
只见他:四肢躯干化为山岳,巍峨耸立;血液成为江河,奔流不息;双目飞空变作日月,昼夜更替;发丝化作星辰,斗转星移;皮毛作为草木,勃勃生机;齿骨溶做金石,深入地肌。纵是那最后一口气息也未曾废弃,化作了风云交替。此番世界便唤作华夏大地。
三魂七魄从他体内飞出,化为十条小龙。
小龙在这新生的大地翻滚盘旋,不肯离去。
“龙儿,走了。”盘古的元神出现在半空之中,对着欢腾的小龙说道。
言罢,盘古带着那十条小龙一起前往九重云霄去了。

仙云缭绕,氤氲叠嶂,一座座台亭楼阁若隐如现,巍峨壮观,不时有仙禽飞过,翅膀掠过浮云,浮云四散。
九重天,创世殿。
创世殿位于九重天最上方,坐北朝南,俯视下界。它长六十六丈、宽四十八丈,高三十三丈,大殿屋脊上两天巨大的金龙相背而行,四对爪子紧紧扣住屋脊,龙目圆睁,龙须朝着身后飘去,两条巨龙口中各含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散发出万丈光芒,照耀着三界。屋脊上覆盖着无数块琉璃瓦,闪耀着太阳的华光。
创世殿的外部由一百零八根汉白玉石柱拱绕,每根玉石柱上均雕刻着十龙逐日的图案,屋脊四角处各站有一只鎏金望天吼,神情肃穆威严。

盘古大神正端坐大殿之内的宝座上聚精会神的绘制着他理想中的世界。
此时距盘古开天辟地已十万八千年,大地之上早已是万物繁衍,一片生机:崇山峻岭间百兽奔走,群鸟飞舞。江河湖海中鱼鳌齐游,虾蟹欢腾。甚至有部分灵性生物通过自己的修炼成为散仙,位列仙班。盘古眉头紧锁,他对现状依旧感到有些不满意,认为大地上还应该再多一种生物。
“父神!”一条金龙飞至创世殿门口,幻化成人形走入大殿,单膝跪拜在盘古面前。
他是十条小龙的其中之一,名字唤作胤天,是一条通体金色的天龙。因他们是由盘古的三魂七魄幻化而成,所以称盘古为父神。现在这十条小龙除了老十苍龙苍蛟之外均已长大,他的其他兄弟按排行分别是:应龙沐天、炎龙后炎、火龙赤德、水龙景海、风龙扶风、雷龙嶙峋、木龙木飏、冰龙寒灼。他们每日轮流代替盘古巡视各地。
“胤天,你来了。”盘古停下手中的笔看着胤天,眼神中充满怜爱与期待。
“今日情况如何。”每日巡视完毕,九子都会到创世殿中向盘古汇报今天的情况。
“凡界堪忧!”胤天回复道,虽只有简短四字,却字字千钧。
听闻此言,盘古大神一下子愣住了,即刻起身来至太古铜镜前。透过此镜窥探凡界情景。
眼前景象令他震惊不已,处处残败,死气沉沉。
“怎会如此?昨日还是好好的!”
“回父神,这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凡界半年前,不知从哪冒出一个唤作幽冥王的怪物,他在凡界肆意掠杀,所到之处遗骨盈野。还狂言要杀上天庭,一统三界!”
“胤天,即刻召集你的弟弟们,随我下界除害!”
“那十弟他——”
“老十现在何处?”
“父神因他年幼,不肯让他代职巡查,心中不快,解愁去了。”
“唉,莫要管他了。”

河水枯竭,大地龟裂,毙命动物的尸骨比比皆是,它们面目痛苦,眼神中流露出惊恐,尸体干枯如柴,像是被吸食了灵魂一般。一群乌鸦在低空盘旋,沙哑的声音异常刺耳。
“此仇不报,誓不回天庭!”盘古眼角竟隐约出现泪水,他双拳紧握,青筋暴起,背后的混沌创世斧锋利异常,露出寒光。
“父神,那怪物来了!”没多久,西方天际出现一股黑雾,黑雾周边是一群咕咕呱呱的死神之鸟——乌鸦。
只见幽冥王身披斗篷,无脚,半浮于空中。斗篷中黑暗空洞,看不到任何东西,似乎没有脸一般,但依然可以觉察到那逼人的杀气。
“你终于来了!”还不等盘古开口,那幽冥王便抢先说道,“我已等你十万八千年了!”听他口气好像老相识一般。
“孽障!”盘古听后怒目圆睁,“后悔放你出世!本念你富有灵性,会修列仙班,故不曾多管。却不想你不思进取,**为魔!”
“呵,自己作下的孽缘莫要去怪他人!”幽冥王冷冷一笑。
可知这幽冥王是何来历?竟是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叹出的那一口浊气!这浊气自从盘古口中叹出之后便有灵气,游历于天地之间,百无聊赖。见盘古升天之后与那十条小龙认为父子,慈爱有加,各个委以重任,心中不免妒忌。自认自己也是从盘古腹中所出,理应也为父子,遂上天庭认亲求职,却不想被盘古拒见,赶出朝天门。心灰意懒,恶胆丛生,索性扯旗反了天庭,自号“幽冥王”。
“孽障,休要强词夺理!”盘古怒斥道,“且看我如何叫你灰飞烟灭!”说罢,盘古伸手便去拿背上的混沌创世斧。只见那斧柄长约一丈,是由驱邪桃木所制,斧面刻有龙翔九天图案。斧刃处更是寒光闪闪,杀气腾腾。此斧一挥则沙石俱飞,二挥则日月失色,三挥则天地崩裂,复归始元。这混沌创世斧自盘古苏醒后便在他身边,无人知是出自何处。
“父神且慢。”九子寒灼上前劝道,“且待儿臣会他一会!”言讫,那寒灼化成一条冰龙腾空而起,径直朝着幽冥王飞去,那幽冥王却不慌不乱,右手一抬,一群死亡之鸦将寒灼围了起来,扇着翅膀去啄龙鳞。寒灼翻滚身体,尾巴一扫,无数只死亡之鸦纷纷落下。还不待诸位兄弟叫好,只见那**的死亡之鸦竟再次飞起,组合成天网一般的阵势将寒灼裹在其中。尖牙利爪将寒灼伤的血肉模糊。
“九弟,待五哥助你!”担心寒灼有失,景海一跃而起化身水龙飞于天空。他嘴巴一张,一道水柱倾盆而出,将那死亡之阵冲垮,寒灼见状,趁机吐出寒气,水遇寒而冰,竟将那些死亡之鸦冻住,**在地摔得粉碎。
“看你还有何本事!”说着,景海、寒灼两兄弟左右夹攻,直扑幽冥王而来。幽冥王见状冷笑一声,再挥右手,其余死亡之鸦先是旋风般扶摇直上,紧接着合体成为一只巨鸦。翅膀扇起,风云俱变,竟把两条真龙吹落在地,变回人形。
“孽障,休要猖狂!”八子木飏按耐不住,应声化龙直冲巨鸦。巨鸦也不含糊,双翅一展,羽毛化作千枝利箭刺向木飏。
“八弟小心!”七子雷龙嶙峋飞上天空,替木飏挡住了羽箭。那羽箭与嶙峋龙体接触,发出叮当之声折断在地。
“果真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么?!”幽冥王张开了双臂,空洞的斗篷中闪过一丝凶光。口中念念有词,没多一会那巨鸦张嘴,一股烈火喷出。说时迟,那时快,四子火龙赤德、六子风龙扶风携手化身,一龙吐火,一龙啸风,死死顶住巨鸦喷出的幽冥真火。
“几日不见,不想你已达如此修为!”盘古看着这打斗场景对幽冥王说道,“若是你不入魔道,恐今日早已居于上神之列!”
“莫要废话!”幽冥王不屑一顾,“今日便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儿子亡于我手!”说罢,上千只死亡之鸦从他那斗篷之中飞出。
“休要狂言!”嶙峋回过身来飞至巨鸦头顶,嘴巴一张,数道闪电飞驰而出,直直的击中巨鸦天灵盖,那巨鸦顿时散开,乌羽纷飞。
“你这小龙倒还有些本事,那就尝尝本王噬魂蚀骨的滋味吧!”话音刚落,幽冥王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柄权杖,那权杖手柄处镶嵌的宝石散发出一束强烈刺眼的白光,白光将毫无防备的嶙峋缠绕的紧紧的,丝毫动弹不得,之后将嶙峋狠狠摔在地上,光束越勒越紧,嶙峋面目狰狞,痛苦异常,形态也在人与龙之间不断切换,身上的龙鳞不断剥落。
“贼人,快放开我哥哥!”木飏说着就要冲向幽冥王,却被盘古制止住了。
“胤天、沐天、后炎,结阵!”盘古一声令下,三兄弟即刻化身巨龙,齐头并进,直逼幽冥王。盘古抛出混沌创世斧,将那白色光束斩断救了嶙峋,嶙峋此时已是奄奄一息,命悬一线。
“终于要亲自动手了!”幽冥王将那手中权杖往天空一抛,刹那间白光四射,胤天、沐天、后炎三兄弟则趁机首尾相接化成护盾,阻挡住白光,保护了身后的弟弟们。
待白光散去,三兄弟立刻退下,盘古一跃而起,手中混沌创世斧将幽冥王一劈两半。正当胤天他们刚要放松时,那幽冥王竟又复合为一体。
“愚蠢!”复合后的幽冥王仰天大笑,“我本就是一股浊气,并无实体,任是最厉害的天兵神器又能奈我何!”
“既是气,那我便吞了你!”一个声音从天而降,幽冥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条蛟龙从天而降,一口将他吞入腹中,盘古高呼“不可!”却已然来不及了。 
“待三个时辰之后你便将在我腹中魂神俱灭!”苍蛟言语中尽显得意。
“十弟!”从天而降的蛟龙正是盘古的幼子蛟龙苍蛟。
原来苍蛟消愁回去之后发现父兄均不在天庭,料想是凡界出了事故。待其赶到,恰逢幽冥王口出狂言,便一口将其吞下。
“刚好肚子饿了,便先拿你充饥!”苍蛟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那幽冥王并无半点回应,“怎么,这么短的时间便已被我消化了?”
“关键时刻还是得靠十弟!”众兄弟将苍蛟围住,不断地夸奖道。盘古凝重的看着他,发现苍蛟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为人所觉察的凶光。

回到天庭,盘古将十兄弟召集至创世殿。
望着眼前英姿飒爽的十个儿子,盘古心中百感交集。
思忖片刻,他取出混沌创世斧,往空中一抛,斧头稳稳悬停在半空之中。而后,他伸出右手,一道金光从掌心射出,将混沌创世斧紧紧围住。没多会儿金光散去,混沌创世斧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十颗晶莹剔透、发出耀眼光芒的龙珠。
“父神,您这是——”长子胤天不解的望着盘古,盘古却示意他不要说话。
“这些珠子称作混沌龙元,共有十颗。分别是:创世金龙珠、鸿蒙土龙珠、初元水龙珠、成元火龙珠、太元木龙珠、崇元炎龙珠、建元风龙珠、辅元冰龙珠、混元雷龙珠、荒元蛟龙珠。”盘古平静的说道,“此珠具有极强法力,可助修为提升。除此之外,还可唤醒沉睡之龙,成为龙之主人。当十颗混沌龙元聚于一起之时将天地转换,世间的一切秩序将会重新构建。”
“父神,孩儿不懂您这是为何?”苍蛟上前问道。
“孩子们,此番下界,为父感慨良多。自创世至今已历十万八千余年,我等久居天庭,凡界之事未能常闻,致使浊气作乱,生灵涂炭。汝等即刻下界,划定疆域,各成一国,各治其所属。若有妖孽兴风,鬼怪为乱,应及时弹压才是,切不可使浊气故事重演!”盘古意味深长的说道,“汝等双肩承千钧之重,切不可儿戏。”
“孩儿谨遵父命!”阶下十兄弟皆跪地领封:
长子胤天得创世金龙珠,受封中原王朝,都帝京,领黄河,其后为天龙族,以胤为姓;
次子沐天得鸿蒙土龙珠,受封雪域,都***,领昆仑山,其后为应龙族,以沐为姓;
三子后炎得崇元炎龙珠,受封西疆国,都乌州,领天山,其后为炎龙族,以百里为姓;
四子赤德得成元火龙珠,受封柯克国,都赤焰州,领喀喇昆仑,其后为火龙族,以慕容为姓;
五子景海得初元水龙珠,受封南国,都金陵,领长江,其后为水龙族,以景为姓;
六子扶风得建元风龙珠,受封黑龙国,都黑龙城,领黑龙江,其后为风龙族,以风为姓;
七子嶙峋得混元雷龙珠,受封琉璃国都兴都,领兴都库什,其后为雷龙族,以赢为姓;
八子木飏得太元木龙珠,受封百越国,都越州,领珠江,其后为木龙族,以端木为姓;
九子寒灼得辅元冰龙珠,受封雪原,都雅鲁城,领喜马拉雅,其后为冰龙族,以寒为姓。
看到九位哥哥均已受封,十子苍蛟兴致冲冲,他望着盘古手中的荒元蛟龙珠,想到自己在平定浊气之乱中立下大功,自己一定会受封一块富饶之地。
盘古却一言不发的望着苍蛟,手中的荒元蛟龙珠不断地闪发出亮光,似乎在等着最后的归属。
苍蛟有些沉不住气了,极其渴盼的望着盘古。
盘古看了苍蛟一眼,思忖一会后将荒元蛟龙珠收入袖中。
这下苍蛟惴惴不安起来。
“父神,哥哥们都已经受封完毕,那儿臣受封何地呢?”苍蛟坐不住了,急切的问道。
“老十,你年龄尚小,虽已有龙形却未具龙魂,修为较浅,就暂且留在为父身边,待长成之后再封不迟。这荒元蛟龙珠就由为父暂替你保管。”
“可是父神,今日您已亲眼所见,诸位哥哥皆打不过幽冥王,是我一口将其吞下,救了哥哥们!怎能说我修为不够!”苍蛟一听焦急起来,他心有不甘,希望能让盘古回心转意。
“幼稚!”盘古的声音忽然严肃起来,显然他已动气,“那幽冥王是何修为,为父岂能不知!他在凡界吸食万物魂魄,其功力已与我不相上下,更在尔等众兄弟之上,岂是那么容易就被吞下的!他不过是欲擒故纵,寻机在你体内进行反噬罢了!”
“哼,想我苍蛟再不济也是龙子,岂是那么容易就被反噬的,我看是您存有私心,怕我风头盖过哥哥们,阻碍大哥接位!”
“放肆!”胤天听后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苍蛟的胳膊,“不遵父言,你想要忤逆不成!”
“放开!”苍蛟激动起来,一把将胤天推开,双目圆睁,直瞪盘古,“这浊气本是你自己一手造成,是我替你收了残局,是我!不想你却赏罚不公,如此偏心!”说着,他竟用手直指盘古,全无体统。眼睛开始慢慢变红!
“孽子!”盘古听后,气的是浑身直抖,他大手一挥,一股旋风朝着苍蛟飞去,先是将他卷起在空中,而后狠狠摔在地上。
“十弟!”老九寒灼见状急忙上前去扶苍蛟,却被苍蛟一手推开。只见他猛地跃起,须发皆张,仇视的目光恶狠狠的瞪着盘古。
“父神息怒,十弟年幼,尚不知礼数,若是言语唐突了父神,还望宽恕。”老九寒灼跪拜在地说道。
“还望父神宽恕!”一众兄弟纷纷跪拜在地。
“你们不用假惺惺的!今日这一掌我苍蛟记下了,终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说罢,苍蛟爬起身来,化作蛟龙朝着九重天外飞去。
“十弟!”老二沐天见状,想要出去劝阻,被盘古拦下了。
“随他去,如此逆子,不要也罢!”
“父神息怒。”胤天上前道,“我等会好好规劝十弟,让他跟您低头认错。”
“罢了罢了。”盘古叹气道,“若论聪慧,尔等九兄弟皆比不上老十,但他性情桀骜乖张,难以驯服。况老十吞下浊气,修为不够,恐会为其反噬。若贸然委以重任,定会贻害苍生!为父将其留在身边,也是为了帮他修炼,消解浊气。可谁想他——”言语中充满失望。
“你等兄弟听令!”盘古收起负面情绪,顿了顿开口说道。
“儿臣在!”九兄弟齐声应道。
“你等记住,长兄如父,从即日起,胤天便是尔等共主,主宰天下!尔等属国皆要共奉中原王朝为正朔,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不得阳奉阴违!若有不从者,胤天可代我征伐!”
“诺!”
“沐天!”
“父神,儿臣在。”沐天出列。
“你秉性耿直忠厚,可堪大任。”盘古的眼神中充满期待,“你的封地雪域,地处华夏西垂,与蛮荒之地鬼域相接,是鬼域通往华夏的唯一途径,你若守住雪域,则天地安宁,若是守不住,则鬼魅横行,兆民罹难!你且将这颗荒元蛟龙珠收好,放置在太古玄关之内,可使鬼域邪魅不能靠近,保天下安宁。若日后你十弟悔过革新,则将此珠交予他,由他镇守太古玄关,待日后平定鬼域,由他为鬼域之王。若是依旧我行我素,坠入魔道,则你九兄弟要将这十颗混沌龙元重新合为混沌创世斧,替为父灭了他!”
“孩儿领命,那父神您——”
“十万八千年为一劫,如今劫数将至,为父将重归混沌,天下就交给你们了!”
“诺!”胤天等人领命正要转身离去时,盘古又再次叫住了他们。
“老大、老二且留步。”盘古说着将自己腰间的佩玉解下,对着它轻吹一口气,那块玉竟一分为二。
胤天、沐天疑惑不解。
“你们拿着。”盘古分别给他俩每人半块玉,“此玉唤作鸿蒙太元珏,创世之日起便被为父佩戴身边,因此颇具灵性。方才为父讲到聚齐十颗混沌龙元即可重构天地,而这鸿蒙太元珏正是启动混沌龙元的关键所在。若无此珏,纵是集齐龙元也是无济于事的。”
“父神,您还是在担心十弟吗?”俩兄弟齐声问道。
盘古大神没有言语,怔怔的望着殿外好久,眼神中尽是无奈。
“若日后老十果真不可救药,你等众兄弟务必齐心灭之!切记!切记!”盘古语重心长的再三叮嘱道,“切不可因顾及兄弟之情而贻误天下苍生!”
“谨遵父命!”说罢,胤天、沐天两兄弟领命而去。
自此天下分定,各司其属。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