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五章:你是谁?

作者: 水柔心
更新时间:2017-07-21 字数:2883



与此同时,理王口中的表妹金玲郡主梳着两个小辫子,猛地运力于臂钓竿一甩,一嗓子惊飞了宿鸟数十只,乌压压飞散于空中,“钓鱼!!!”
她这个郡主不是皇朝同宗郡主,而是皇朝对有功将士册封的异姓郡主。
金玲郡主很烦恼,问题出在司马太后懿旨上。司马太后要在郡王府的八个女儿中选出一位妃子,民间都知道皇帝连年生病,连床都起不来,朝政都由司马太后和皇叔摄政王一起处理。大太监宣旨:册封金玲郡主为玲贵妃。
一个封号就把她这个待字闺中的妙龄少女变成了待嫁的妇女。金玲郡主想起这个不由得叹气,自己很快就会成为三千怨妇中的一个了。
夜色黑漆漆,溪水一片银白,白的发亮。静夜里传来几声不知名的尖锐鸟叫。
丫鬟衣红吓得腿一软,坐倒在地上,哆哆嗦嗦地抱紧肩膀,小声说:“郡主,咱们为什么要在半夜出来钓鱼啊?你不怕歹人打劫?”
“因为我高兴!歹人见了咱们郡主府标志,哪有胆子动手?”金玲郡主一竿子甩了下去。
金玲郡主把脸仰起来,一脸的眼泪,忽然她听到身边的衣红呵呵地笑了起来。
她一抹眼泪,大声说:“衣红,我在哭,你竟然在笑。”
“郡主,我笑是希望你也笑起来啊。”衣红没心没肺地睁大了眼睛。金玲郡主一抹眼泪,溪水波光粼粼。看着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河水,衣红害怕了,小声说:“郡主,虽然你在小镇上对王爷表白不成功,你也用不着寻死啊!”
一听这话,金玲郡主霎时间头发倒竖起来,状如厉鬼,表情更是凶神恶煞,“你怎么知道我表白了?”
“你喜欢理王的事情谁不知道啊?”衣红动作极快地站起来躲她远一点儿。
“谁都知道?!!!”金玲郡主的表情像是要把所有知情者全部灭口。
衣红表情无辜,“郡主,知道的人太多了,你杀了我也没用,你还是钓鱼吧。”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理王!!!我是为了不进宫做妃子。”金玲郡主吼得衣红头皮发麻,躲她更远了一点儿。
第一杆下去,等了许久,金玲郡主心急地把钓竿乱晃,贴身丫鬟衣红又凑过来,笑嘻嘻地说:“郡主,你知道江湖最近发生的事情吗?”
“什么事情啊?”金玲郡主心不在焉。
丫鬟衣红兴致勃勃地说:“发生了三件大事:第一件是贡品被劫,第二件是武林各大门派向天行门下了战书,第三件是天行门的宗主失踪啦。”
衣红用手比划着,兴致勃勃地八卦:“天行门就是势力最大的江湖教派啊,门主身份神秘,人称天行公子。”
衣红用手托腮,“谁都知道江湖传言,习得《桃花心法》,成为江湖第一高手;与天行公子睡一觉,成为江湖第一高手。”
“郡主,习得《桃花心法》,成为江湖第一高手;这个我懂。与天行公子睡一觉,成为江湖第一高手。这个我可就不懂了。”
“我也不懂。”金玲郡主说:“要不,你和天行公子睡一觉,你试试,看能不能成为江湖第一高手。”
“郡主你说的是什么话嘛!”衣红说。
金玲郡主也很奇怪,“和天行公子睡一觉成为天下第一高手,这个意思确实很难懂。”
“郡主,钓竿动了!!”衣红兴奋地喊着。
钓竿剧烈地晃动。
“郡主,是一条大鱼!!”衣红惊喜地喊着。
“衣红,快点儿过来拉!我一个人拉不动。”金玲郡主吃力地拉着钓竿,名贵的乌金钓竿弯成了弓形。
衣红过来一起拉!钓竿终于拉出水面。
哗啦一声,金玲郡主和衣红都傻了眼,果然,是钓上来了一条大的!!
只见一个穿大红衣裙的女子拉着钓竿上了岸,衣红大叫一声:“水妖!”
只见此水妖一抹脸上的水,对她说:“理王在府门外,速速派人救援!”
说完,夜寒转身想走,却被金玲郡主一把抓住手臂,抓的很用力,夜寒听到她说:“带我去。”

当夜寒和金玲郡主来到桥边的时候,发现战况惨烈。成纯孔雀的衣上染血,面容冷厉,在众杀手的围攻下支撑,看起来还可以支撑得一时。
金玲郡主抓起胸前挂着的银哨子,使劲一吹,霎时间尖锐的哨音在黑夜中远远传了出去。
哨声传出不过片刻,一群穿黑衣的矫健身影从夜色中闪出,手持利刃,冲到桥上,霎时间形势逆转。
金玲郡主松了口气,冲到成纯孔雀身边,气喘吁吁地说:“表哥,你受伤没有?”
“没有”,成纯孔雀神色冷厉,说:“血都是溅到衣服上的。”
夜寒也松了一口气,人家表哥表妹团聚,自己不要在这里待着碍眼了,速速走了为妙。
她本来站在桥边,此刻向桥一侧的小路上疾走。忽然被成纯孔雀一眼看见。   成纯孔雀飞身而起,夜寒手臂一痛,感觉一只有力的手抓住她的上臂,耳边听到成纯孔雀的厉声喝问,“你要去哪里?” 
   夜寒挤出一丝笑容,说:“散步。”
   成纯孔雀厉声问:“为什么一路上有这么多杀手追杀你?”他语声顿了顿,说:“这次来的人非同一般,都是高手!!”
   他不肯就此放过自己,夜寒早在意料之中。
   夜寒抬眼望去,那高大男人的眸子在发亮,浑身燃烧着杀意,威仪尽显,显露出男人的魅惑。夜寒若真的是女子,只怕仅这一眼,便已心动。 
可惜,她不是真女子!空辜负了这青青芦苇、白月光、潺潺溪水。
那边有金玲郡主的人在收拾战场,这边已然无碍。
  “你想怎么样?说吧。”夜寒索性坐下来,心想自己既然打不过,失去了内力又逃不脱。
  成纯孔雀沉默了一下,盯着她,眼神复杂,“你是谁?”不知道是否激战过后的缘故,他充满威慑力,他的面庞迫近了几分,手指缓缓挑起她的长发,“你生的很美,”一手强制性地托起她的脸,“为什么会这么美?”
  气氛突然有些怪异,话题也已怪异。 
  夜寒平静地看着他,眼神没有丝毫退让:“你也很美。” 
  “不要回避,我要你说实话。”成纯孔雀那种天潢贵胄贵公子的脾气展露无遗。
  “你管我美不美。”夜寒紧紧地盯着理王的眼睛,不管杀声不绝于耳,皱眉。 
   成纯孔雀忽然抓紧她的手臂,灼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脸上。耳边是理王冷冰冰的语气:“本王有十七个侍妾。” 
  “哦。”夜寒刚想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就听到成纯孔雀说:“你将是我的第十八侍妾。”
   芦苇、清溪、流水、皓月当空,一个多么适合表白的夜晚。
   两个人大眼瞪大眼,斗鸡一样,夜寒冒出一句话:“为什么?”
   “因为你美。”本来可以说成情话一般旖旎的句子到了成纯孔雀嘴里,冷冰冰地吐出,如同带着冰渣子。
   宗主大**哭无泪,难道堂堂宗主沦落到以色侍人的地步了吗?不过这个世界没有对错,只有强弱之分,谁强了,就会让弱者以色侍人。
   这个成纯孔雀一般骄傲自负的男人一眼扫过去,“不必谢本王,更不用感激零涕。” 
  “本王看上你了。你长得还不错,如果不做我的侍妾,做贴身大丫鬟也行。” 
  静夜、风清、云淡,流水潺潺,实在是个适合表白的夜晚。
刚好,云层中的月光一寸寸的筛在夜寒的侧脸上,那侧脸像生了光的白玉一般,夜寒散着发,黑锻子一般委顿了一地,披着月光的闪烁,融融的如同一片波光。
夜寒忽然听到金玲郡主痴愣愣的声音:“真好看……”
成纯孔雀和夜寒一起回头,见战况已经明朗,袭击理王的黑衣人全部被抓住,金玲带来的暗卫原地待命。而暗卫的主人金玲郡主没心没肺地拍手大笑,“表哥,你又要纳妾了!”
成纯孔雀愣了愣,脱口而出,“你不吃醋?”
“我为什么要吃醋?我是要做你的正室妻子的,你有十七八个侍妾我不在乎。”金玲郡主说。
成纯孔雀一手把夜寒从地上拉起来,又恢复了那副骄傲自负嘚瑟的模样,他对金玲郡主说:“金玲,你是你父亲派来保护我的暗卫首领,对我不要有非分之想。”
夜寒呆呆地听着,忽然说:“你们俩在我面前说这些,不怕我泄露机密?”
成纯孔雀的手一紧,握紧了夜寒的手腕,声音变得冰冷,“你不会,因为你从此刻起,已经是本王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