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第三章    一張特殊的毕业证书 

作者: 红鹰
更新时间:2016-09-10 字数:8217

   

      一九六三年秋,小聪以优秀的成绩考上县重点中学。
    那时中学文化还未普及全城,上中学很不容易,全班五十多个同学能考上的才八个。班長拿着录取通知书到小聪家,高兴地通知她明天去新学校体检,合格就能读重点中学了。
   检小聪身体的谭医生是个熟人,住在小聪家隔邻,他有个孙女也是今年考初中,但成绩平平,及格并不优秀,爷爷为了孙女读上重点中学,偷偷在小聪体检表中做点涂改,让小聪身体不合格落榜。小聪名额被他孙女替代。等到开学那天,正式通知还不见来,同学们都已经上课了。
   重点中学不能上了,小聪伤心至极,正考虑是否去读附中,她爸安慰说:附中你也要去读,不能沒有文化,附中课本与重点中学是同样的教材,也能学到同样的知识。小聪很不开心地跟堂姐去附中交了学费,她不想让父亲失望。
   那年小聪爸调回县城粮局,负责下乡帮助农民夏粮入库工作,整天跟着局长跑,局里只有三辆自行车,局长和二位干部骑车风里来雨里去。有次半路摔跤,胸部受重伤,医生开证明让他休息一个月,最后被调到金田粮所 。
   小聪爸胃痛影响了工作效率,***年代,工作起来不分昼夜的加班加点,那时沒有奖金可言,连加班费夜餐费都沒有,每个人只有建设社会主义的干劲,干着干着小聪爸就病倒 。
   不知那位医生发明了小公鸡是个宝,说它的血液能治百病,消息妾时宣传得沸沸扬扬,买小公鸡价钱不断升高,深信的人们用来之不易的微薄工资去抢购,很多人提着小公鸡去医院,医生用针筒从公鸡冠抽血注入人体,有人说见效快,能治病,有人说效果不明显,也有人说注了鸡血精神很亢奋。总之众说纷纭,市埸上公鸡越来越少,有人走村窜寨寻购小公鸡,街头巷尾遍布鸡屎,鸡毛满天飞,医院门口排着長队等医生,这场面成了那年一道小县城风景。
     小聪外婆动员小聪爸去买公鸡,说这身胃病该治了,痛起来蛮可怜的。小聪爸总不相信这套 " 法宝 " 。有天小聪听见老爸跟外婆伴嘴,他说:小公鸡血能治百病的,国家就不用开制药厂了,如果打坏了我,谁来负责!小聪爸气鼓鼓的离开外婆家。

   那天读附中二年级的小聪放学回家,大门口正锣鼓喧天,人声嘈杂,十几个人组成的工作队挨家挨户去查文物 。他们从群众家里搜出古董,装上推来的车子,小聪捧着饭碗赶去看热闹,车子装的有古董盆罐、刻花桌椅,有雕龙画凤的木板,也有雕像,还有很多线装书…… 一个清查队员吆喝小聪:" 你来看什么?快打开你家房门!让我们进去检查四不清文物!" 小聪吓坏了,想不到自己家也被搜。
   队员们很快进入家让小聪妈打**门,几个队员进房里翻个遍,搜了半天也沒发现有什么可拿走的文物。
    小聪突然想到车上的书,赶快跑到另一个房间把还没看完的《西游记》藏起来,她颤抖抖的拿着书,东西南北的转也不知该藏何处!她觉得房间太小了,沒地方藏她那本心爱的《西游记》,她在房里转了一圈又一圈,确实没找到一处安全的地方。她必须很快决定藏书的地方!再迟疑就来不及了!她灵机一动,把书狠狠地往最黑暗的床底角落扔,可是不到一分钟,她又马上爬进床底把书拿出来,她想,黑暗的床底也不够安全,抄家队员手拿电筒,电筒一亮,书准被抄走。
   抄家队果然来到她房间,门是虚掩的,随着一声吱呀的推门声,一只大脚踏进房来,小聪赶忙从床底爬出,把书又狠狠地往房间角落尿桶边扔去,她头发网上一缕蜘蛛网。抄家队励声问:" 我们来了你爬进床底干啥?" 小聪很想说,我害怕,躲着你们呗。可继而一想,说害怕是沒有理由的,因为自己已是个中学生,还要支持抄家运动的。她转而一想,脱口就说:" 我爬进床底打老鼠,我家老鼠可多了。" 一个抄家队员按亮手电照进黑乎乎的床底问:" 老鼠呢?抓到了吗?"  
  “老鼠早让你们的声音吓跑了,沒抓着。" 她镇定地说。队员向房间四壁扫视一圈,失望的说:" 这房间沒什么可清的,墙边角落有一桶臭骚的尿,快走!轮第二家!”   
  《西游记》躲过了劫难一场,小聪赶快把尿桶边的宝贝捡起,用破布擦干净放进书包里。
   六十年代中期, 小聪家的生活开始慢慢下滑, 沒了工作的小聪爸用全家人的指标粮食磨浆蒸米粉,挑到市场以米换粉的方式收取一些加工费,人们拿一斤米来可换到二斤半粉,小聪爸才获一角钱加工费,一天做十几斤米,三十来斤粉一天才收入几块钱,蒸粉柴火是小聪母亲上山砍回,若扣除柴钱,跟本就赚不了多少 。有人说,积少成多,积水成河。工作队和积极分子一算,说小聪爸做了一年多,共赚了几百块,该赔退 ! 
    偷鸡婆带领几个积极分子冲进小聪家,一进门就气势凶凶地打了小聪爸一掌,命令 : 看蒸粉佬家里有什么值钱的 ! 通通给我拿走 ! 
   几个积极分子一窝蜂的踏进小聪妈房间,七手八脚的把一架蝴蝶牌缝纫机扛走,有人说一架缝纫机才值一百多块,顶不了几百元赔退款,必须连床上二番棉被也拿走 ! 
    一群强盗般的人横不讲理,才几分钟就开大了房门,翘起**抬衣车,小聪和父亲母亲毫无办法,眼巴巴的看着偷鸡婆一伙施暴。
    “ 你们慢点好不好 ! 房门都让你们撞烂了!” 小聪气不过发出喊声。
   “ 你还想凶 ! 想反抗不是 ?  等会连你都抓到居委会斗争 ! 剪你半边头发看你怕不怕 ! ” 偷鸡婆装凶作势。
   小聪爸怕小聪被抓走,递了个眼色,示意她再不要说话。
    缝纫机是小聪**最爱,是周家的族人卖掉一间众屋分钱买的,被抢走后小聪妈整整心疼了一年,平日里一家大小的新衣旧衣都是小聪妈用它缝制,被抢走小聪妈气得连饭也吃不下。
    新走马上任凶巴巴的偷鸡婆好不得意,才充当积极分子队伍几天,就天天带人走街串巷抢东西。
    有人说偷鸡婆你威风什么 ? 一时不偷鸡就称好人 ! 
    其实偷鸡婆大字不识几个,从农村嫁来县城也沒有职业,生了四个小孩,老公远在外地当泥瓦匠,一年到头不回家,烂婆娘带四个孩子过着孤儿寡母的日子,吃了上顿沒下顿的,常半夜偷杀邻居的鸡鸭,偷鸡婆的臭名如此得来,她命如黄莲苦,外飘的丈夫又不定期定量寄钱养家,有时一年音讯全无,她以为丈夫死在外头,心中喷奋无处诉说,有人叫她写状告丈夫,可拿起笔她三天都写不出几个字。有次她偷别人鸡被抓,挨罚写检讨书认错,她又死皮赖脸说不懂 。
   想起那天父亲挨她一巴掌,母亲帮擦了几天药酒才消肿,小聪心中恨死了她!
   自小聪爸离职沒了工作,一家大小生活主靠母亲做临时工挣钱,临时工大多是多劳多得计工钱,母亲很辛苦,顾不上照顾五岁的弟弟,一天弟弟赤脚去沟圹玩水,踩了玻璃划破脚,破伤风细菌入侵体内,最后不治而死。
    家里突然少了个弟弟,母亲心情十分悲伤,她心如死水,再也看不见一絲希望 。
    家族里多儿子的婆娘平时威风凛凛,小聪妈却像犯錯一样,凡事低调忍让,一心想着儿子长大了才能昂头挺胸,希望全寄托在儿子身上,不料他却少年身忘,抓着的一根救命稻草都离她而去,她真的不想活了,想耸身跳到水圹里自杀。
    父亲在医院处理弟弟的尸体,母亲离开医院回家路上已沒有了力气,眼前出现一遍荒凉,无数星星已盆旋她的脑子,身体像滩烂泥走不了几米路,半路巧有口鱼圹,母亲越走越靠边,她突然停住脚步,再也不想走,一步步朝鱼圹边沿捺,想闭眼往下跳,一路伴随的小聪用尽全身力气拖住她,毕竟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力量小,眼看如果拖不住母亲,自己和妹妹们还要面临失去妈**可能,恐惧和害怕使小聪大喊救命,幸巧此时有个表姐路过,小聪与表姐合力才把母亲好不容易拉回家。
    多儿子的臭婆娘本来常欺负小聪妈,这次她更是幸灾乐祸笑掉大牙。小聪妈受致命的打击,再度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小聪妈整日以泪洗面,饭菜不思,茶水不喝,病怏怏的从白天睡到天黑,从天黑睡到天亮,竟二三天不起床,小聪和妹妹们轮流进房叫妈妈吃饭她也不理采 。
    小聪见妈妈沒了一絲生气,心里也非常悲伤,她想如果真的沒有了妈妈,她们又该怎么过 。她咬紧牙关硬着心头,学凶巴巴的骂母亲软弱,其实她心里也在淌泪淌血,她想用以毒攻毒的方法去挽救妈妈。
     “ 你一直悲伤什么 ! 死个才五岁的弟弟也值得你哭那么久 ! 他也没上学,什么也不懂 ! 像只大红薯死了有啥可惜的  ? 抗日战争死了那么多英雄战士,人家母亲也不像你那么的脆弱 ? ” 
     母亲终于说话了,“ 我命只有二个儿,现在偏死个大的,剩下个不到二岁的小鸡儿,什么时候才等他长大 ?  ” 说完又晕了过去,小聪看母亲像条软绵绵的虫躺床上,一时也泪流满面的离**间去擦泪。
   悲伤的日子过得特别慢, 亲戚和外婆都来安慰小聪妈,说一定要往好处想,说幸好他爸沒被打成右派,幸好几个女儿都听话……小聪妈从几个女儿中得到安慰。渐渐把事情淡忘。

    中学阶段是長个子長身体的时候,小聪成绩本来很优秀,若不被谭医生偷樑換柱,她也不会到附中来,她本该坐在环境优美教室整齐的重点中学教室里上课。有时她想想,真的恨死谭医生,恨死他的孙女,同时也怪自己父母过份老实不懂上告,不懂找关系,也怪自己消息不灵通,被朦在鼓里。
     其实附中除了环境比较差外,老师也是挺好的,小聪班主任韦老师是个军事学院转业女军官,上数学很有水平,上语文课的林老师也是最有名的浔州高中毕业生,还有一个年轻英俊生气勃勃的黄校长。他们都尽心尽力把文化知识教给学生,让同学们将来能很好地建设社会主义。
   初中班有个优秀的男同学连任五年班长,每次选举学生干部和三好学生,黑板上都少不了他的名字,老师有时采用举手投票方式,全班五十个同学,老师数数时却数出五十多个手掌来,原来有的同学举了双手赞成 。小聪对他特有好感,他沒有自高自大瞧不起人的态度,可是五年了,她从不敢正视他一眼,只在他代收作业本时才不经意地红着脸,心跳得励害的看一次他,觉得很不好意思,中学时代男女同学授授不亲。
   六十年代桂平中学都放农忙假,那天老师宣布今年农忙假连着暑假放,假期共有二个月,学生们劳动观念强,劳动积极,谁都愿意在农忙假期中好好表现自己 。
   小聪向父亲要六块钱伙食费,从米缸掏出十斤米,又用小瓶子装上一瓶油,捡了衣服、毛巾、牙刷……匆匆的去学校集中出发 。
   桂平金田公社龙圹大队是农业学大寨的先进村,那里有个学毛著的典型先进分子,学校每次组织学生劳动都到此村庄。
   附中几百个同学分别下几个生产队,同学们被安排到农户家三同,同吃一锅粥,同住一间屋,同与户主下地干话 。同学们交的米粮发给了户主。
   七月稻熟季节,满田垌沉甸甸的稻谷堕弯了枝头,稻香随风阵阵飘来,放眼看去,山边、树下、沟旁一遍金黃,一遍丰收的景象,割稻的社员弯腰挥镰笑声拂扬。
   师生们选在花生地拔花生,下地前老师首先宣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能拿群众一针一线,不能损坏群众利益,不能吃花生。
   班长领大个子的男同学拔花生,女同学把花生摘放篮子里,好大好饱滿的花生好香,烈日下几十担篮子花生像几十担白花花的银子,诱得同学们垂涎三尺,可是真的没有一个人偷吃。
    十几天农忙假晒得皮肤嫩白的女同学脱了一层皮,男同学脚也长满了水泡 。
   最后一天送公粮,师生们清早到仓库称稻谷装满袋,热火朝天地争相排队出发,
    金田粮所离村子七八公里,同学们挑着谷子跳过一道道壕沟,跨越一个个小山坡,到达金田粮所已经十二点。
    老师总结同学们成绩,大家都掏通耳屎静听 : 班长挑公粮一担八十斤,XX同学七十斤,周小聪挑五十斤,……
    农忙假结束,一队支援农民夏收夏种的师生队伍踏着夕阳余晖又回到了家。
   小聪一身疲惫的脱下“海陆空” 三用胶草鞋,一头倒到床上睡,父亲看她像根火炭藤黑,脸像关公红,立即动手煲绿豆粥,母亲端来一碗冬瓜茶。小聪激动得热泪盈眶,心想世上还有爸妈好。
   去年同样的暑假,小聪邀邻居女孩上山砍柴禾,为避免中午火辣的太阳,她俩六点半已到达一个叫沙子岭的小山丘,那里长滿茂密的野草,还有生长旺盛的野岗稔 。城里的人上山割草打柴,打上五六个小时,准会有几十斤甚至上百斤一担挑回家。
   小聪捆好四把柴禾,休息片刻就钻进松林中摘稔果,一丛丛绿得可爱的野岗稔树让她陶醉,一撮撮粉色的岗稔花鮮得让她留恋忘返,一只只甜津津岗稔果让她越吃越想吃,直摘到嘴满手满 。茂密的草丛中,她突然发现有一累熟透个头大的稔果,高兴得忘乎所以,伸手一摘,突然一窝蜂冲了出来,幸好她戴有顶竹笠帽,当即扔掉了帽子就忘命逃,一群蜂儿全扒在帽子上,剩有二只勇敢的卫士狠狠地蜇了她二针,被蜂蜇了的小聪当天下午就发烧,浑身抖抖的颤了几个小时 。
    沙子岭的一次蜂灾足让小聪记忆犹新,害怕一辈子。

    一九六六年秋,六三级的初中生即将毕业离校,中考的消息和各中专技校招生简章贴满校园,同学们正严阵以待,准备为升学拼搏一场,可当那根上了弦的箭正准备向前一冲的时刻,史无前例的*****像山洪爆发那样爆发了!洪浪滚滚而至,从中央到地方,到每个有人的角落。学校突然得到通知,校长向全校师生宣布:*****开始了 ! 全国停止一切招生招工 ! 毕业生要继续留校闹革命 ! 
   排山倒海的运动一夜间大字报贴滿校园,紧接着就成立***组织,保卫党中央,保卫*****,抽斗牛鬼蛇神,向地富反坏右开炮。雷励风行的学生***串联队打起背包上北京,下广州,到全国各地去串联,顿时全国山河一遍红,群众思想热情高漲。
     附中第一批十个***步行上北京,他们是全校三个年级选拔出的四男六女同学。小聪与同班的十几个同学跟随***负责人乘船去了广州,船票由***组织办手续县革委会报销,伙食费自带,有点补助。她们首先参观了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惦记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参观了广州湖南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牢记毛泽东思想,参听了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报告,向全国精英们学习,参听了英雄向秀丽妈**讲用大会报告,决心以英雄为榜样,她们游览了广州最大的动物园,和风景美丽的越秀山,在著名的五羊山下活动,要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她们到各大学校学习和取学毛著的经验……
   这时正是北风呼啸的腊月,小聪衣衫自然不够暖,出发前母亲代她借到一件卫生衣和一条球裤,脚踏一双晴雨兼用的"元宝壳" 牌雨鞋,衣服打着很多补钉,父亲借来给她的三十块钱就藏在补钉里,比装口袋还安全。
    出发前小聪牙齿有点小问题,不知是水土不服还是天气干燥,一颗左下牙突然痛起来,都说牙痛不是病,痛起来像要命。以前在家买瓶止痛药水塞一塞,不太当会事,日久天長成了龋齿,外固中空,这次它选择来广州发作,牙痛连着头痛 。
   串联的革命***看病不收费,只需五分钱挂号就行,她狠了狠心,决定把这颗烂牙连根拔掉,以免影响串联工作。一个女同学陪她到治牙医院,医生惩求她意见:“ 你想拔还是想补?” 她想了想,为了彻底消除痛患,下决心坚定地说 : “拔!” 牙医使了个眼色,一个护士小姐固定她的头,牙医捧来一大托盘刀叉钳针,小聪闭上眼睛,只听见 " 得 " 一声,一颗根長表短的大牙就取了出来,塞了两天止痛药。拔了这颗大牙,小聪后悔一辈子,左右邻牙全歪了。
    拔牙后本来打算继续上北京,可同学们都沒有棉衣、棉裤、棉鞋和棉帽,又全回桂平去了。
     附中第一位被抽斗的李老师,原是从农村考上县重点高中读毕业的学生,由于出身不好,离家背井多年与父辈断绝了关系 。她高挑的个子,窈窕身材,爱踏高跟鞋和穿裙子,垂到**的两条长辫子走路时一甩一飘,合身的衣着使她更显青春靓丽风彩。有人说这是封资修的典范,一定要把她打倒,批判的彻底,一米長的辮子被人拿起剪刀唰唰唰就割掉,常挨打得鼻青脸肿,换了解放鞋去做苦力劳动。
    第二位被抽斗的是上数学课的黄老师,她个子较矮,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丈夫在重点高中教数学,年纪较大 。她被批判的理由是谈师生恋。有人把黄老师头发剪了半边,迫她说出师生恋爱过程。她忍受不了屈辱,半夜三更跳进深水圹自杀,幸遇好心人把她救活,家中一双小小的儿女正在香甜的梦中,她换掉一身湿漉漉衣服,看着两个可爱的孩子哭得更伤心。此时她丈夫也因娶了学生当妻子被隔离审查。
   重点中学那边 " ** "搞得更加轰烈,差不多每天都有几位老师被拖出斗争,拳打脚踢,甚至活活打死。学生分两大派,互制**轰炸对方,自制**过程中**自爆燒死两个女学生,还波澜壮阔地抬着棺材去游街,***把棺材举得高高,游行队伍上千人。相对而言,附中这边平静多了,有人说附中只抽斗出身不好的老师,难道出身好的就不该斗吗?有人说语文老师把封资修教材灌输给学生。
   贫民出身的林老师语文课堂中说了 " 海瑞罢官 " 的故事,被学生们抽出批判,说 " 海瑞罢官 " 是大毒草,罚林老师游街。林老师赤脚提着破锑桶在大街游走,边走边叫:我是附中林╳╳老师,课堂上灌输给学生大毒草……他头发被剃成十字光,涂上红膝,停停敲敲的破锑桶发出令人注意的响声。
   重点高小校大礼堂里囚禁很多老师,不时有人打开囚门拖出一二个批判。那天中午街上又传来闹烘烘的人声,有人惊慌,有人害怕,有人哈哈大笑,有人幸灾乐祸。小聪和人们随着人声追看,她简直不敢相信几个积极分子挟着肩膀,往大街上拖得血淋淋的人竟是杨老师!小聪惊呆了,心里害怕着,同情怜悯的眼泪哗哗就流,心想,杨老师呀!你不是贫民出身的吗?我上重点高小校时,在你教的算术课我成绩不是很好吗?你不是被捣蛋调皮的男同学小宁弄哭了几会吗?你不是软软的文弱书生吗?现在你能受得了这种苦难吗?小聪再不敢跟着人群去看杨老师,只有伸长耳朵等待听到杨老师的消息。
     关于杨老师的消息终于传来,有人说杨老师被拖到新建的百货市场一堆石碴上跪着,脸像猪头般肿大,脸庞淌满血,两膝盖扯破了皮,他直着腰,昂着头,表示一点也不屈服的态度,有人问他:你承认错不?他直耿耿地说:我沒错!有人用鞭子抽他,有人用脚踢他 。有人怜悯地说:杨老师直耿耿的脾气会被打死的,不如低头认错保住性命。可是杨老师宁死不屈,决不说错在哪里。
    杨老师一家人非常善良,父母都是最普通的居民,省吃俭用送他读师范 。他以前是中学老师,爱人是他的学生。
    学校有个家住农村的贫困女生,常缺食堂粮油,杨老师常帮她回农村碾米粮,有次去到村里即下大雨,一身衣服湿透的他直打喷嚏,女学生家长留他住宿烤衣服,他们很感激有个肯下农村帮助农民办事的好老师,又沒摆架子,一辈子难忘 ! 
     星移斗转,几年后女学生毕业还乡,杨老师调去重点小学,为了感恩,女学生家长愿意將女儿嫁给他 。
    杨老师结婚那晚,小聪正上自修课,办公室里的桌子全拼在一起,桌上撒满了糖果,几十个老师围着桌子吃喜糖,他休息三天,星期一就来上课 。

     县城里每隔几天就有几辆载满人的大卡车在街上游行,车开得很慢很慢,车轮好像不想滾,滾动一会停一会,让街上群众看个够,车厢外挂几只高音大喇叭,喇叭不停地宣读车上犯人名字、身份和罪状。小聪挤开人流往车厢最近的地方钻,昂头看犯人是谁?
    几十个犯人胸前都挂大木牌,牌上写犯人的名字,红墨水打着大叉。小聪看见一个低着头死灰色的面孔,她怎也想不到这就是说她 " 古灵精怪 ” 的梁老师!小聪读了她胸前的牌子,确实写:牛鬼蛇神梁X╳。喇叭宣读梁老师罪状时她特别注意听,梁老师家庭出身地主,执教多年把资产阶级思想灌输给学生,运动中是顽固分子,她态度也跟杨老师一样,死不认错。
     梁老师七个子女,三个儿子、媳妇全当她是敌人,四个女儿也与她断离母女关系,他们认为妈妈被拉去游街丢尽了脸面,认为妈妈真的做了坏事,埋怨妈妈影响他们的前途,屡次失去招工的机会。
      梁老师被人当成重点**对象,高音喇叭天天宣传她是众男人的慰劳品,她丈夫对她大打出手。
      附中小聪班主任韦老师是***员,学校教导主任,响当当的女军官。她家大门口共挂四块光荣军属牌,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全去参军,是无比光荣之家,谁也不敢动她家里人一根毫毛!她尽最大努力使学生多学点知识 。年轻英俊的美男子黄校长对人十分和蔼体贴,他除上全校三个年级政治课外,天天和学生们一起背诵毛主席语录,读老三篇,他要求学生闹革命不停课,全校一百多名当届毕业生,在黄校长的鼓励下,都借了上届高中毕业同学的课本,边读语录边上高中课, 留校二年的六六届毕业生有如饥似渴的求学精神,努力学完高中三年级课程。
    一九六八年秋,附中校长印发了一批特殊的初中毕业证书,证书用很正规的文字和格式,证明该校该批学生正式毕业,学制五年,已含高中文化 。
   学校特别叮嘱学生们以后出社会参加工作,学历一定要写高中毕业,这才不负大家努力学习,不负老师的功劳。
    这張五年学历特殊的初中毕业证书,恐怕是有史以来仅此一批 。
     六八年秋颁发毕业证书离校,小聪回到街道居委会报到,干部问:你是哪一派学生?小聪说,我是读毛主席语录那派 。干部说:你肯定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落后学生 。
     居委会有个炮竹厂,小聪向干部要求: “ 我可否能到炮厂做临时工挣点钱帮助家里?我家父有病,姐妹又多,母亲很辛苦。” 干部说:“ 可以暂时照顾你到厂做工,但你等着,下一批知青插队就轮上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