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19

作者: 张束手
更新时间:2016-09-07 字数:2914


  好久没有在暖房里面睡过觉了,昨天夜里睡得沉,也没有梦,反而在醒来的时候嘴里还有点酒味,被子里面有一股甘草的味道,房间里面生了火炉闻上去有些烧着了的秸秆的味道。正好,我用的就是他们拿给我的被褥,走之前只要一卷,就可以带到我那个也温暖,但少点意思的屋子里面去了。
  但我现在还在他屋子里面,老弟在外面打水,他们家那边不远处有口泉水,我路过这里的时候就会用我身上带着的壶装点水。不管是什么样的人,老人还是孩子,在遇见这样美妙的水的时候,在这样的水面前,还是收敛不住欣喜的光辉。老人先是顿住,样子像是迟缓而无意识的行为,但当你正在不礼貌的思索着的时候,他转而把苍老的蜜色的手掌虔诚的放到水里,混沌的日子就变得舒爽了;孩童的小嘴对着这舀出来的井水吸了又吸、舔了又舔。夏天的时候我爱这泉水也热烈,涌出来的地方简直就是这山的旺盛精力,像血液一样在源源不断的、时高时低的养育着这一方心灵的净土,将原本在人眼中处处皆是,举目成诗的水变成了一种惊喜状的东西,让人心头一亮,有所顿悟。
  有的时候我也会觉得奇怪,要不是在好没有真的见到山泉水的时候就莫名的看了科普文章的话,我在见到这样的水的时候应该是有许多疑问在困扰我的大脑,我自己也会有许多答案在相互争执。但是没有用,那些百科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被我随意的抛弃了,我在蹲在友人家附近的泉水边的时候,还是看着出神,很难理智的对待这样的东西,我也可以假装自己毫不在意从而表现出一种完美的假象,但我蹲在那里毫无反应,木讷的看着水从属于它的洞口里面涌动,好像那是什么可怕而且极具**力的魔窟,已经将我的元气吸食殆尽了。这个时候的我确实有种任人宰割的意思,如果我有什么暗杀者的话,在我蹲在泉水边上的时候绝对是最佳的暗杀时机。我像个孩子一样,起码有人这样子说过。但我觉得这不是因为我像孩子,而是因为我和有些孩子一样都还没有将大自然中优美的奇迹的部分习以为常,那些东西对于我来说就像是稀有的珍宝一样。
  窥视这个地方人们的生活那是我每天到寨子里面去的重要工作之一。他们由于几乎都是老人,并且愿意和我打交道的老人家汉语几乎都是不会的,所以我只能半猜着听他们说话,而且用手语的时候比用嘴巴说话的时候还要多。老人家大多还是愿意帮助我的,但他们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咯见我有什么不懂的时候,也就只能和寨子里头的大哥说话,然后我再通过大哥来了解自己有什么地方干了蠢事,自己还能到什么地方维持自己的生计。
  有一次一个老人家通过他告诉我,我的衣服背上破了个洞,到了下个星期的时候我才知道,大哥见我一进门就让我打个圈,这圈还没打到一半,他就拉我坐下面容可疑的看着我,之后我才知道这个星期以来孩子们都在笑话我什么。这样的事层出不穷,于是我也索性不把他们的好意当作帮助的警告了,而是把那些滞后的警告当做一种揭秘和学习。
千万
  好久好久以前,我在想,没有人可以完全和从前的人断了联系还让那些从前的人依然心如止水的过日子的,除非日子过了太久,离开的人什么都没有留下,就连记忆也留不下,好像牵连着一段过往人间蒸发了一样。
  我最为害怕的日子不是在孤儿院的那段日子,也不是拿七年浑浑噩噩的日子,而是从祖母岑身边离开来到现在的叔叔阿姨这里的日子。那些日子才叫可怕,任何一个孩子都不能轻易忍受两次失去所有亲人的痛苦。我的涡轮常常会在某一片海域停止运行,停在茫茫一片毫无征兆的大海上,变得没有办法思索也没有办法就此放弃。有的时候我站在甲板上看着,但海面的风太过温和,只能让我绑在船上的丝带轻轻的飘起,然后又落下。在停滞不前的日子里,我往常不断在消耗的心就开始慢慢愈合了。那些累累的伤痕,在无人的海面上用不着去遮掩,也用不着假惺惺的落泪,若是疼了,自己哭一会,若是累了自己睡一会,海面好像没有丝毫遮掩的面孔,没有必要害怕,也没有必要假装。我在辗转来到叔叔阿姨家里面的时候我就是靠着这样的方法冷静下来的,就是靠着这样的日子,我才能够在心脏表面笼罩上一层保护的的薄膜,才能走到现在,所以这样的日子是看上去最为无用但事实上最为奇妙的日子。
  我听说自己的家人最开始的时候听上去也很美满,我好想有那么一天可以看见他们几个都出现在我面前的样子啊,有那么一个日子,我也想有大家簇拥的感觉,我明明有过那样多的家庭啊,在归宿感幻灭了那么多次之后,我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寓所,自己的生活,但缺少了一个新的属于我自己的家庭啊。自己的家庭要是什么样子呢,我大致也能想象。
  我有的时候也会想我原来的父母到底如何如何,但是呢,想想也就算了,就是光去想我的祖母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怀恋,我没有力气再去想别人了,所以我现在也就只能用尽全力来完成自己的生活,此外我再没精力了,就光是等待着也快筋疲力尽了。

   我今天的鸡蛋没有换出去,看来老人家今天都比较含蓄,不愿意在天凉了的日子里面换走这些好似能够取暖的事物吧,但是呀,我还是想要用这些东西来换一个手套之类的,为了我之后总是还要面对的冬天,在外面生存,手的重要性堪比大脑。
  在我询问了三个老人之后,我终于用所有的几个鸡蛋换了几个毛线球,然后叩响了下一家木头门,这段时间我在这种物物交换里面找到了一些方法,最终我总是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算一开始我只有背上的一捆柴火,最后我还是能换到一本书。这很简单,毕竟在做这些交换的人中只有我年轻力壮能够来回奔波,一方面帮助了老人家们,另一方面我也达到了我的目的,这就要各取所需,况且,这样还能给村寨里面带来许多快乐的声响,譬如老人怀里的笑和铁锅里铲子下噼啪声,都让人发自内心的笑出了声。
  有的时候我还在寨子里面就开始下了雨,我可以到老人家里面去躲雨,躲雨的时候还没完成的交换可以继续,知道我带了新东西的婆婆会冒雨到另一位婆婆家来找我,屋子里面有时候热闹的都挤不下人,站不住脚,但我们现在却不那么热闹,我一个人站在里面,奶奶还端来一碗大碗茶给我解渴,矮小的奶奶嘴里嚼着点什么,一边纳着鞋底,一边看着外面,我们之间有种说不出口的甜蜜静默。我可以说我这种静谧是太过甜蜜的了,像蜜糖一样,淡黄色的浆状物在墙壁上、在竹帘上、在布鞋上,缓缓地流淌,几乎快要停止了那样,让我觉得在这个小山村好像将要有天使要降临。
  坐在这里我丝毫不难过,但我还是要走了,这里的味道有点烟草的感觉,不是甜的,这一点让我不是那么喜欢,再看看外面的雨,我看来是可以走了,真的,到别的话也不用说,我只要和她用眼神交流就足够了,这就是一种云淡风轻的爱情的感觉吧。但路上积水沾满了路上的石头,有的大石头上的积水仿佛可以养兰草,那一边的小石头好像被淹没了。我看见有一家人的园子里面养了株芭蕉,芭蕉啊,何止过了人头,简直是铺天盖地的长了出来,那就是寨子里头的绿浪,泼泼撒撒,自由自在的样子,却还是在院子里,站着脚,走不出去,变的羞涩,蜷曲着叶子,缩着身子,现在看过去已经完全不见了,如果想要看看,伸头进去,他就跟个孩子一样缩在那里,他又像个老头一样变得枯黄。
  今天和往常一样,我回的晚了,还会晚点才有饭吃,但我却觉得一一点都不郁闷,我都想在自己的脚步绝对是轻快了,寨子的叶子现在看上去都和刚长出来时一样,淌着水,漂亮的很。下雨了,旧伤会有带点疼,但这种疼痛却把秋日的甘甜演绎的淋漓尽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