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15

作者: 张束手
更新时间:2016-09-07 字数:3166


 我每天都有许多事情做,但是到了下雨的日子里,能做的事情也就弄没了踪迹,我只能在家里憋着,当然不能睡觉,不然夜里醒来心中满满的快活会被消减去大半。
每个下雨的日子,我就得和我一时兴起养的鸡们在同一个屋檐下发酵了,它们刚开始还好,只有两只都是来回踱步趾高气昂自以为是的家伙,到了后来,我这里的小鸡多了起来,就开始变得热闹而且欢腾了。我这样的时候会一直伏在案台上,这张桌子可以说是这个屋子里面最现代的家具了,虽然屋子里面不亮,但打开门,移动一下方向,看看书写写字还是可以的。但是我没有什么书看,只能从大哥那里借来几本,就当是打发时间或者躲避急雨时的消遣了。
那些书虽然有点老了,有些虫眼,气味也着实不好闻,但好歹是书,除了国内名著还有点外国书籍,让人看了只能瞪大双眼,惊状万分。我挑了几本悠闲的书回来看,看的时候刚开始觉得舒坦万分,当看到人间疾苦或者****的时候我顿时就觉得没了味道,回头换别的书来看。最后经过我几番删选,留下来的书有的是我们中国先秦时候的散文有的是古罗马的长篇,都是久远的人们失去了一定概念的书籍,看着沉静,我也就在下雨的日子里面变得比平日里面更像个隐居的人了。
这次的雨下来的时间长但却威力不大,山上的红土变得黏着,从高处往下多出了许多暂时性的溪流,本来就凉爽的山里,下了雨,就让人觉得冷了起来。
我在袋子里面找到了我带来的唯一一件较为暖和的衣服,突然就觉得这雨不要再下了,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想办法筹到等价的东西来和村子里面的人换一件冬衣,不然到了冬天,我总不能依靠人们的施舍过日子吧。想着这些,我感觉雨下的更大,那种淅淅沥沥的声音已经容不得别的动静了。书里面写,古时候的人面对着瞬息万变好像有许多对策,像是我们这里还有意大利那边的气候,这冷雨是在所难免的,自然也有相应的应对之方。古人的方法看来最好也不过读书了,没有活干的时候,外面还有点雨时,看书由古至今都是再好不过的了。
人不能纵容自己躲在房屋里面,失了活动,也没了颜色。发了霉的旧书在下雨的日子里变得难闻至极,就连那些黄豆大小脑子的家禽都察觉的了那种以为,向我抗议,发出咯咯的叫声,不过它们也相对乖巧,没闹一会就自讨没趣的蹲在墙角不再飞来舞去,扰乱视听了。现在还不过是雨,等到寒冬里面,下着大雪的时候,日子不知道会不会愈发难熬了。我倒无所谓寒凉,坐在这里,无论春虫夏扰秋寒冬寂,我自有良方一剂,自在山水雨雾间,拿来自取,随处可得,又有何所欲所求,所畏所忌的呢。
千万
好快就马蹄踏过金叶,入了深秋,就连呵气都能看见灵魂在身体里面发闷,急着钻出来了。
我克制住自己所有的困倦,但还是住不住哈欠,一个接着一个警告着我懦弱的身体,好像真的不睡觉就会这样一直打下去,但还好我在到达现场的时候终于止住了,铁门打开的时候,我的样子又变得和平常一样精力充沛,好像意志力强大的无可救药一样。
我们等了这么久的小兄弟终于有空来到现场参与拍摄了。他还是像以前见面的时候那样清秀漂亮,一过来就给大家带来了些许快活清凉的味道,就秋天的凉风一样,把剧组人头攒动的热气吹除了大半。我记得那天在他工作室那里遇见的女孩,她的长相我现在有点模糊,就是记得她好像与众不同颇具个性,其他的我就没什么印象了,这样一来我也就光是记得有她这么一个人,其他的就好像什么都没有了。我介绍他给一些人认识,感觉有点生硬,但没办法,这样也够了。
这个时候,我浑然不知自己的背后正在被人死死的盯着,那个人好像在阴影里面坐着,眼神里面同时混合着冲动的野性以及可怕的冷静,像头野兽一样盯着我从和那个男孩握手开始,一直到后来我坐到那个矮椅子上依然不放过我,到了晚上我下车之后,站牌的灯光被寒风吹得发抖,我像等人一样在站台那里站了一会然后转身离开,那个黑影就像按捺不住了一样突然就冲了出来,他从后面抱住我,黑色的手臂环住我的身体,让我像被水压控制了一样动弹不得。我本来想号叫,却像是被夺走了声音一样只能让喉管变得好似生锈了一样失去了原本的功能。他像个强盗,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不到那种危险的气息,反而像是跌倒在黑夜里面,连自己都不想挣脱了。
我被他带到公交站牌的后面,被挡着但却绝对不算什么隐蔽的位置,他戴着帽子我看不见他的脸,但好像有点熟悉,到我不知道为什么熟悉,就感觉他好像手臂松开了一点,我也终于能够说话了。他的脖子歪向一边,好像在确认过往的行人,我们就那样站了一会,他终于把脸转了过来,露出他泛着光的眼睛和紧闭的**。我带他回去了,他看上去奔波了许久,眼睛的血丝也像是在警告我不能放肆的让他清醒着。他一路上不怎么说话,对我的回答也就只有“嗯”,这样子我就不知道他到底是带着怎样的想法来到我的身边的了。他的黑衣服裹在身上显得特别单薄,不知道使出了什么样的事情让他只能跋涉到我这里来寻求些许安慰。我还是爱他的,但和以前的感觉不一样了,他对于我有的时候竟有些像亲人而不是朋友。回到家里的时候,他茫然的望着屋子里面的陈设,然后生硬的走了进来,我只能安置他在沙发上睡了,即使他看上去有很多话要讲,但他的言语却没有办法倾斜而出,让我觉得我的屋子像是施了魔咒,让这样一个似乎有点悲伤的男人变得色彩单调、毫无动静。

现在的雨时下时停,我懒得在屋子里面坐着了,那个面具顶在头上,好像真的能遮挡一点风雨的样子,径直走了出来。那个面具上的油彩沾了雨也不会脱落,反而变得平常还要艳丽,就连树上奔跑着的孤独蜥蜴也驻足看了看,好像见到了雨中的神明。
但是不得不说啊,这里的雨水好凉啊,打在脸上让人觉得自己的脸已经被冰冻起来了一样,但实际上,我还是能够活动我的肌肉,做出诸如快乐和悲伤的表情。
我在雨里走着,感觉不能砍柴不能采草药,走起来跌跌撞撞的,但却很快活。我有很多想说的话但却说不出口,也没人听我说,我就站在小溪边上,一边说一边听它流水的回答感觉趣味盎然,竟然一个人在雨里和它对话了将近七个小时,等到我回过神来想要到别的地方走走的时候,突然就觉得肚子饿了,上午也没找到吃的,家有点远,转身就下水准备捉鱼直接生吃了,但还是不行,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水里,水花溅的到处都是,石头都看不大清,更别说鱼了,这溪水里的一切除了水还在,其他一切都好像不见踪影了。还好水还在,能和我说说话,但在我饿了的时候它说话我又听不懂了,就像是他们这里村庄的山歌戏剧一样,光是好听,每个字都听得见,但就是不懂其中含义。若是不知道其中的意思,光是听那怎么唱都万变不离其宗的调调,曲解起来多少头牛都拉不回来。
我找不到东西填饱肚子,只好在我常去的秘密的长着很多野菜的地方,找了点野菜,回去生点小火,煮点野菜米粥来填饱肚子了。我拨开路上的杂草,侧身从两棵挨得很近活动树中间走过去,那些能吃的,我叫不上名字的植物们好像总是喜欢长在这边,而在适当的地方还有许多别的东西在生长。我很纳闷的看着这些植物,我知道草药的名字也知道花的名字,但我不知道野菜的名字。野菜原本我是不认识的,一个常来采野菜的婆婆**我这个能吃那个不能,这个味道甜那个味道苦,可是那位老太太不会说汉语,我们的交流就变得有点太过激烈,远看还以为我们在有所争执,其实呢,我是在向她讨教一些在这里生存的方法,而她也十分乐意教授。这些东西有的连这里的小朋友都比我要强上许多,但是在这里呢,我其实也只能看到为数不多的那么几个孩子,也是啊,有些人家走了,老人在这,孩子呢已经带到别的地方接受所谓更好的教育去了。
即使是现在的我,除了一些阿婆教我的那几种能够使我在这里不至于一无所知的东西之外,看到一些长相怪异(我不认识的)植物时,我还是一头雾水,抓不到头绪。你如果和我一样在山上住了这么久还是这样无知的话,证明你至少比我还要没有独自一人居住下去的天赋,但不要担心,因为,我已经再愚蠢不过了,即使是我都坚持到现在这个样子了,我想别人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