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38

作者: 张束手
更新时间:2016-09-07 字数:1082


    好景不长,我们在无法平静的黄水边相互之间消磨着经历。听说他的故乡发了洪水,我才知道这个地方不是谁的家乡,我们在无人瞩目的画展上方,太阳将要越过地平线,他胸前的褶皱看上去模糊不清,大地的妆容哭花了,我们这世界凶猛无比,世界的人群火热难耐。
  风筝**着腰肢妄想将苦难的风景尽收怀中。
  少女咬着橘黄色的吸管呆呆的看着路上行人的双脚,好像他们都没穿鞋子一样。
  考拉抱着粗糙的大树,我揣测着难解的舒适度。
  我每在信笺上写一行字,都有纸张怨念的咆哮声,我胸中无感,写作时就像是单纯的用笔在刮擦那张纸,我没有爱意,单纯的写,我获得称赞,然后我感觉到为自己的热情所不齿。
她的倒影十分平衡的屹立在水面,仿佛晃动的水与她的美艳毫不相干。
  我的梦想非常具有代入感,但现实却像梦想那般不断的将真实感抽离,于是我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光是侃侃而谈非常简单,你可以关闭你大脑高层次的部分,运用上各种不那么智慧的感觉和情绪,然后变得人见人爱就可以了。这种方法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东西,许多人都是那样做的,只不过那些哈哈大笑的人群还是可以看出区别的,在那些人中遵循了这条准则的那一部分就没有上述麻烦的必要。
  浮夸的秋天马上就要来了,世界穿金戴银,傲慢的连一瞥都不给人:
有一段感情然后得过且过
(舀起你醉舟畔的水
打扰掠夺你时间的谁)
有一个幻想然后百转千回
(磕烂门前的石子
投喂追逐你一路的灰 )
  上门的光阴,铁打的事实。我们花了好长时间了解了有关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花了好长时间,你的大半辈子或者一辈子都在这样的状态中度过。你怀疑一些事实,你坚信一些谎言,你厌烦茶余饭后,你最爱疯言疯语。我们决不荒唐,一定是有什么被定向思维搞错了,你绝不荒唐,一定是你的自信跑路了。
  大地上一只鲜艳的绿色风筝,从地平线被拉伸起来。
  昏黄的月亮掉了色,你看土地被染黄了,河水被染黄了,就连人的胳膊和脸蛋都被染黄了。
  我的小笔记本的各种记录现在已经快要接近尾声,我的笔在这些日子里面变得艰难苦涩,很难写上长篇大论了。照片里面的人都在笑,月季花的容貌毋庸置疑,好久了,我对妈**思恋已经是面带微笑的梦境了,现在的我的手**过去,这一切都变得模糊寂寞,那些笑容在月季花开了又落的的日子里面变得如同被凝固在什么透明的地方,远在深海之下了。
  透明的大楼拔地而起,各个民族的人们在里面行走,步伐千奇百怪,相互之间没有交谈,各式各样的奇装异服在那栋大楼中显得复杂而流畅,那些斑斓的人流就像是从顶部倒下来的一杯水,变成了无数股相互分离又彼此思恋的水流,他们在大楼的个各个角落奔流。
  那栋楼越变越远,但我们却不可能看见它的底部和顶部,它还在向上生长,毫无止境的向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