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36

作者: 张束手
更新时间:2016-09-07 字数:3576

千万
  好啊,我又在这个地方住下了,但为什么,我还是觉得自己的手心里面抓住的一切都没有任何错误呢。我的脚上没有镣铐,但我觉得走自己走起来的时候叮当作响,就好像是拖着什么坚硬的东西移动一样,这样的感觉让人直接的想到镣铐之类束缚人的东西。
  我数次想要完全逃避时候,我的思维都被拉到水里面活活淹死,我的感觉就是这样,每当快要解决了的时候就会出现什么东西把我拖到水内,毫无防备的窒息感将我的血液变得凝固,一切丢弃了的东西都变得好像十分鲜亮好看一样,是的啊,这解释不了的许多东西逼着人不断地进化,逼着人在不断的蜕变。有许多我本来知道的东西,现在都变成模糊的谜题了,我的身体无法轻缓的移动,我的大脑也是一样,没有办法好好思考。但是有好多事情我还是记得,我多想都忘掉啊,都忘掉多好,省得麻烦。
  这里的窗帘换了,从前是一种白色的,一层但比较厚的布料,上面的花纹偏向于欧美,属于甜美的类型,但却和医院的基调不搭,虽说颜色没有问题,但感觉却出了问题。现在的窗帘是一种两层的窗帘,接近外面的那一层是白色的风一吹会像纱巾一样泉水般上下涌动的类型,接近我的这一层是一种银灰色的布,这种布料垂悬感比较强,风来的时候则像是被一只顽皮的小手从头到尾碾压了一遍的钢琴琴键一样,一边浮动一边发出沙沙的声响。这一次,感觉到是对了,但是颜色却突兀的很,让人觉得这里不是医院的病房,反而是人们居住的卧室了。
  我常年一个人,到哪里都还是一个人。病房外面的等待我的人不知道在等着什么,反正等我就象是浪费了青春一样浪费了担忧的心力。我在这个地方也有过一段居住的日子,如果你有过你有过那样的日子你应该知道的,人们都不大想回忆起来这样的时光,大家在日后的生活里面对那段日子闭口不谈,就好像那段时光不存在于这个星球,我们尽力的事情不像是“过去了”反而像是“消失了”一样,只能存在于自己的记忆里面,和其他记忆放在一起,然后变得只不过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罢了。
  今天晚上没有人来看我,没有人会来看我,我就在这个地方,大楼里面不止我一个人,就在我现在房间出门的走廊上,我只要向左转动身体,径直的像走廊尽头行走,再上四层楼的楼梯,我就能看见一个天桥,玻璃外栏,地板应该很厚实,给人一定的安全感,我只要走过那个天桥,就能到旁边毗邻着的大楼上去,那边的三楼就住着我的小叔。他现在在干些什么呢,我坐在床上,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我之前还到他那里去看过他,他要我给他带去的书还在我的公寓里面,现在我就是自己想要看点书都没有办法了,不知道会不会有谁愿意拿几本书给我,就像我拿书给小叔一样,顺便到我公寓里面把那些放在沙发边上的书带给他,他没有书看估计会有点落寞吧,但那也不错,他还能画画,他自己之前还做了个花架呢。

   “我在用手语和言语两种方式将我那个小叔的必有安顿好后,背着包离开了医生的家。”
   “我和他们道别了,这是我人生也许是最后一次道别。我一次也没有和千万好好道别过,如果今天我死了,之将会是我心里留下的最大的遗憾。”
   “对,从那以后,我又离开了家乡。带着那个结实的行囊,在毫无目的的辗转之后,最终到达了这里。”
  “这个地方很好,我以前来过,和一个漂亮的年龄比我大的姑娘来的,对,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嫩头青,就像那边上坐着的那个小伙子一样,对,就是和好几个人聊天的那个,我就像那个家伙一样大,也可以说什么都不懂。”
  有的人羡慕便捷而持久的记忆力,有的人却想尽办法的忘记一切。我们说的不是指单纯的一件事情,比如说记住随处可见的世界地图,或者忘记你上一段失败的感情,我们说的不是它们,我们说的是一种持续的长久的状态。
  人们在很多时候受大脑本身的控制,而有的时候却受大脑控制,但由于大脑本身与大脑是一对倔强的情侣,导致这世上有那么一部分人总是在与自己的大脑本身拼命战斗。这种状态你其实很熟悉,每当你留恋于美好的气氛中不愿离开,或者想要看完一场拍摄讲究的电影时,你袭来的困意与你的愿望就开始了战斗。你可以说你想睡但也可以说不想,这个时候语言的贫乏不但立得彰显,与人相处的艺术也变得蛮横无理。你有的时候选择不说话,使劲的打开眼睛,看见一片时而模糊时而缓慢的“愿景”,有的时候就索性睡去,合上双眼,放弃抵抗,感受迷人的睡眠和可怕的睡意。
  我们不断地远行,看见伤口的图案不断胀大,病痛使人感到眩晕和不悦,但我却感觉没那么疼痛,世界的悲伤再大也屈指可数,悲伤只有一个恶魔,与他的巧逢、对视与交流都是命运或者说幸运。有的人喜欢说随缘,那就是看命运将你推向了哪一篇诗歌,这就是命运。
  “我在那之后,我没有勇气再回头看他们的脸了,他们都恨我,就像有的时候我们也会恨恨自己一样的恨,但又有些不一样,他们的恨也需要持久多的多。”
  “好吧老兄,你的儿子国外读书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永远也摸不清楚,但是你可以选择信任他,无条件的信任,顺便尽量了解而不是打扰他的心理,这样你就会能够拯救他而不是让他变得平庸而受挫。有的时候我也希望我能回去,然后和他们一群人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然后过着单纯现实的生活,把那些自己知道的从前就是秘密的各种感情永远的变成一段往事。但人不是那样说变就变的,然的辩护需要时间,有的时候是非常漫长而且忧郁的时间。”
  我回到了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实话说刚到那里的时候我还是感到有些害怕的,但我是绝对不会改变主意的,一方面我不是那种会随便改动主意的人,另一方面,我在陌生的恐惧中找到的约莫像月亮那样在日光下隐藏的**,我在这里的小旅店里面度过了第一个漫长的夜晚,时间过得很快,我好害怕我的心没有把握好速度,会先我而老去了。
千万
  我的头很疼,病原放出酸味的毒气氤氲在我狭小的大脑里。空气灼热上升,没有风,没有稚嫩的想法,我的头很痛,太阳穴像钢琴家的琴键拼了命跳动;我的掌心在发热,头发黏着在脸上,牙齿与牙龈相互间像是多了层粘液,软滑而瘙痒;我的头很痛,心脏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向外钻出来;我的头很痛,窗帘底下出现了无数的色泽和光彩;我的脊梁发痒,却只能无助的将手摁在皮肤上;我的头很痛,空调的冷气开始一阵阵的喷泻;我的头很痛......
  “水!水!水!水在哪里!花瓶,花瓶......花瓶会碎的,我的手,冰箱,冰箱,冰箱在那,水......水......水......”
  你在哪里呀,巨大的孔雀翎做的扇子挡住了我逃生的去路,你会来救我吗,看呀,我再也无法在这被囚禁下去了,他们满口的谎言和欺骗,没有谁能反驳他们,他们将谎言说成了事实,事实跟着他们的话四处奔波,就像瓶子里的水一样,每次想要追随上手的动作都无力的在到达时慢了在该停止的地方又翻起浪潮,他们就是这样逼迫现实跟着他们走的,同时还责备水的过错,他们还觉得不够,还觉得不够啊!他们把我关在这里,不让我出去呢,我没有问题不是吗,我是最没有可能被关押在这里的人不是吗?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干呢,好几只帆船从江面上驶过,不是吗,那些都是古代的东西,为什么大摇大摆的在江面行驶呢?你告诉我好不好,他们都在搞些什么阴谋,都在干些什么难以启齿的勾当,告诉我好吗。虽然我不想,但现在的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我原本就只有我自己足以依靠了,现在你们把我关押在这里没有天理啊,如果你们发现我有点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绝对不是这样,我还能不能和你们好好说话,我还可以的吧,你们还会听我说话的吧,你们还相信我吧,这个地方绝对无法真正的医治好一个受伤的心灵,你要相信我,我也不是外行,我也没有忘记,你看那个小叔,多少年了你们有真的放他一条生路吗,没有的啊,他在监牢里面除了胡思乱想做不到任何事情了啊,老爸,你相信我的对不对,你说过我有天赋的,你知道的我也带过好多病人的不是吗,你看看我神智清醒,一点都不错,我还是想以前一样不是吗,也没谁来帮过我啊,以前我出问题的时候都没人来拯救我你们现在变成我不需要的人的时候又来整什么乱七八糟的幺蛾子啊,老爸,你是相信我的对不对啊,我好像你能来和我说说话啊,你为什么总是站在那么远的地方呢,为什么不来告诉他们是他们弄错了,老爸,我好想你们啊,我好像阿姨,我好像老祖母,我好想回家,你就让我回去吧,这个地方好冷清啊,老爸,我真的没有谁能依靠了吗,老爸,你们难道都不要我了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爸爸......
  将心比心,你看见的事情我无法完全理解,就像我说的话你也无法完全理解一样,你想,就算我们可以。就算我们可以做出什么反抗,就像那些被坐的滚烫的凳子轰然碎裂一样,你只是在试着惹怒别人,然后自己遭受更多的苦难。
  你是否表里如一,不爱我颔首垂目的样子,但是那不代表我会相信你,那不代表我就要按照你的思路走。我期望一个安稳的平静的晚年,我期望有个像孩子们一样简单快乐的表现,现在的我办不到,你知道的,我在还没有弄清楚一些事情之前是不会简单快乐的过日子的,你知道的,这也是一个人的命运。
  他又消失了,为什么总是没完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