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作者有话要说:

35

作者: 张束手
更新时间:2016-09-07 字数:2462

千万
 “ 刚到叔叔家的时候,阿姨常常在周末带我去水族馆看海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想法,但我还是尽量高兴的答应了,毕竟叔叔是私自将我介入这个家庭的,就算再温柔的人都不会不在意,更何况是这样一个正常的女人,这让我连她是否愿意和我共处都不清楚,别说是认同了。”
 “ 她看出了我内心的波澜,便假装随意的拍了拍我空空的脑袋,用力扬起笑脸的我是否打动了她我不得而知,但每周必去的水族馆却变成了我儿时的依赖。”
  那个时候我精神紧张的可怕,时时刻刻都觉得为现在我周围疯狂的蔓延。
  “第一次,我们走到人来人往的街上,我浑浊的双眼惊奇的发现阿姨的怀中还有一个孩子,浅红色的那个孩子向我伸出手,但却是不同于他温热色彩的冰凉小手,那手触感奇特,柔软的像飘飞的絮,却紧紧地握住我相对粗壮的手腕。他像是安静的睡着,我很难去说服我自己打扰那样小的孩子,一时半会我无动于衷。在快到快餐店的转弯那里,那看上去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却渐渐睁开了眼,老太太一样过分柔软的嘴似乎动了起来,好像说着什么,忽然他看向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仿佛我们相识很久又许久未见。他那如同母亲一样略显狭长的唇还在动,不是诅咒却足以让人魂飞魄散,我感觉身体有一点向后倾倒那个孩子还是那样紧紧抓着没有松开的迹象,我感觉他的笑容像他的父亲,但我又不敢肯定,因为这两种感觉截然不同。”
  “当我失魂落魄的坐起身时,身边医院神经质般洁癖的药水味将我慢慢拉回现实,我的叔叔坐在床头的椅子上,在白色的窗帘百合花般的摇曳下他显得比平时还要黑,暗色的皮肤上展露着说不清是悲伤还是幸福的光辉。我不敢看他的双眼,生怕我好不容易保留下来的秘密又被看得一清二楚,他也没有说话,就像当年决定要带走我一样,即不说话也不接近,只是在不远处做着自己的事情,然后就离开了。一个月后,我就被他接走了。”
  “那天阿姨孩子的出生使我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叔叔在清晨给我送来了热牛奶,但我总是到夜里才喝,半个月后,护士告诉我可以出院,但事实上我并没受什么要紧的伤。莫名殷勤的护士将我送到老师家里,迎接我的他像是换了个人,屋子里有我不熟悉的味道。护士走后,我的内心好像有扇很小的门义无反顾的关上了,看似对他客气的言语对答如流但我知道有些不可挽回的事情已经发生。”
  在我的身体越长越大,那二人我越来越陌生的一个秋天,小磊也从嫩红色长成人的颜色了。但是我却感觉到阳光是一种感人的自然射线,它会让我流泪,然而那个时候我觉得叔叔家的阳光比任何一处都强。
  “我不想躲在暗处,我也不想再流泪了,于是我就假装大人的样子和叔叔谈起了这件事,叔叔同意了我的要求,让我在医院里居住了一段时间。但我感觉到有点惋惜,可能只是像丢了贝壳的珍珠一样,虽然贝壳还能再孕育,但那个柔软的怀抱已经不再属于那颗珍珠了。”
  我坐在床上,看着面前熟悉的不熟悉的人,抠着手指,感觉头发让我的脸有点发痒,我知道发生的是什么,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好的,那么你这段时间要好好休息了,这些话你以前和别人说过吗,还是一直放在心里?”“我说过,这是第二次说。”“好的,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睡一觉?”“不用的,我没事。”“那接下来的时间就给你们了......嗯......不用谢的,我分内。”他们看上去有的是真的很焦虑担忧的样子,“我很好。”小雅站在旁边不说话,低着头,就像很多他那个年龄的孩子一样,她不该为了我们而担心受苦。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这世界上真的有好多事情都是瞒着我进行的。

  桌子的抽屉里面有很多乐谱,都是有故事的,没有人看过,现在姑且算是完成了。
  原本好好的我的思路现在变得好生困惑。
  医生来找我了,把我摇醒之后告诉我千万在昨天来我这之后就病了。我问是什么病他不说,只是一个劲的说我不能像这样下去,于是我光是躺在这里,就差点杀死了我最爱的人。
  医生说我现在最好也不要去见她,他来这里也就是来让我知道事情的发生,好让我早点开始反思。
  我不知道医生和我说的反思是不是一个意思,我确实需要反思了,但我还是觉得不够。我觉得料下的还不够猛,我还不足以达到畅快的极点,显然,凡是认真自持的医生先生是不会和我抱有同样的想法的。就算不是他,就算是将暴虐和异端掩藏在小聪明的温婉里面的亚仁也不会,正直憨厚的长毛也不会,有腿不能行动有最不能言谈的兄弟两个也不会有的。我这样的想法,我这样的反思。
  他好像在为我的事感到难过,他没带那个女孩来,看来那家伙是不想看我。
  我本来可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到了傍晚去把那个女孩接过来,我自己带着包袱回家住去,但是家里面没了千万,我突然就觉得计划被打乱了,大脑里面像是塞了一团荆棘草一样,就算是不动都硌的生疼。
  医生打算到我去他家吃饭,听了我的话之后就叫我今天先带着行李到他家去,接完那个女孩就到他家来住一晚,明天什么时候我想走了再带着行李走。我没有反驳,也没有别的原因来反对他的这番话了,我从前都不知道,这家伙尽然和我的生活走的这么近。
  到了他家,我才算正式认识了那个曾经见过许多面的小记者,我记得她,她看样子似乎对于我了解颇多的样子,这让我感觉不那么舒服,但她本身好像对我没什么兴趣,他说的事围绕着小叔和千万这两个人,看样子好像并没有触及到什么,但其实那两个的事情已经足以将我从各种幻想中拉回现实了。我的小叔,我的千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现在的位置离得应该不会太远,但这种事情我的大脑一点都不想去想,一点点都不想。
  她知道许多有关小叔的事,但却不知道那个我马上要去接的女孩。我拿起她放在一本书里面夹着的几张报纸翻看着,好多事情就又都从新灌输到了我的大脑之中。
  “他的母亲在疯狂的自我成就之后,回到的远在日本海边的家,她一进村,便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儿童,穿着淡绿色的棉布褂,光着脚,在干枯的老树下斜坐。那孩子苍白的皮肤显得不像一般孩子那样水嫩,那是她的儿子无疑。但如此过去不免尴尬,她转念还是过去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有什么非要见外的。后来她误认为被她遗忘了多年的孩子得道而辗转将他送到老家不远处的山间修行,从此之后,孩子疯了的父亲就过上了与孩子虽相距不远,但却好如天各一方的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