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光临麦林文学网

4

作者: 张束手
更新时间:2016-09-07 字数:2831

千万
  当我看见有什么人路过我的桌子前的时候,我会抬头看着他们,有的时候甚至会目送他们离开。有好几次连我自己都察觉到了这确实会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然而有些东西即使自己知道了也不会有悔改的迹象。
  我的嘴有时候会不由自主的去追问很多问题,比如那些我不了解的事。我曾窥探过一个男人的心事,他的内心十分简单易懂,他将我思想镜面上闪烁的激情变成一种美妙的等待,他是那样简单温热,让人为他变得温柔。我感到那人的心中有着美妙的自由,相比浑身是刺的我们显得那样虚幻。
  我的脑有时会把那些路过的人群记录下来,然后我会开始猜想那些人的命运。我相信,我见过许多人的命运会开玩笑,不按常理出牌,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并没有多少种令人眼前一亮或者眉头一紧的方案。我将人们可能的命运记录在大脑之中,即没有侵犯谁的什么权益也没有做出什么强行的作为,我只是将它们埋藏在心底,聊以慰藉自己无聊而又干涩的心。但事实上,从一个施动者的角度想实在是太片面了,无论如何,不管是什么样的人,有人将他记录在脑海之中都不一定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这样的行为有很多人做,大多数这样做的人会选择一定有人来往但一定不会十分嘈杂的地方进行脑内的绘编,但我就是喜欢在吵闹热情的地方寻找幻想的思路,因为,那样的地方也许有着更多的可能性,而且在那样的地方就不会有人特意来观察我,我不喜欢别人强加的幻想,即使我喜欢这样在大脑中玩弄别人。
  吵杂的地方例如餐馆,那种到处都有的能购高声说话的餐馆,有些人在某些时刻会到这样的地方填补腹中或其他地方的空虚。我们活在人群之中的人,不仅仅常常置身于这样的每一篇地方,而且还时而会因为没有人声的交谈而恍惚不安。人聚居在一起就是相互汲取生命的动力与生活的源泉,没有单独存在的人,也没有群居而不交流的人。
  虽然人能够通过言谈来了解一个人,也可以通过生活来确定一个人,但人不能通过值得沉默来爱上一个人,更不能让世界相爱。只有理解了这样的话语才能够真正的去读懂看上去十分沉默的文字。由于这样的想法,我似乎十分珍惜像是机缘巧合一般的邂逅。
  一次,一位年长的男性从我的桌前几乎是轻巧的走过,我坐在餐盘前几乎都没有察觉,但过了一会儿他却像找不到合适的搭档一般,勉强而友好地坐了过来。带着温柔的倦怠,将机缘放置在桌前。
  那个场景,后来变成了一个象征,不但是给我后来的生活打上了印记,而且成为了我们彼此之间消磨时光的美好回忆。
  那时的他比现在的他要年轻一些,面孔很活泼,眼睛里还时不时挤出星星点点的言语,然而却让人觉得他十分快乐,无忧无虑,甚至人间的怨言似乎都与他无关。
  我有的时候会怀恋他的青春,认得青春在生死离别的时候似乎就会就变得苍老许多。死亡者会带走活人的一部分东西,同时活人会因此滋生出新的东西,人人不尽相同。他的身边即使出现了死亡也没有让他急速老去,他的精神活在一种奇妙而温婉的自由之中,那似乎是一种绝对自由,无人能够折损,无人能够破灭。
  我们之中有几个人能真的活在那样温婉的自由之中?他就是我见到唯一一个。他的存在能够让我感觉世界不是那么令人乏味,这种自由的存在让人感到一种令人动容的快乐。    

  我的音乐播放着某个年代的歌曲,现在没有什么人知道这些歌,有时我为这些音乐感到寂寞,但有时我会为他们感到莫名的快乐。这些也许原本会完全消失在新世纪的音乐浪潮中或者被人完整的遗忘在角落,但是现在并没有,不然我不会知道并且无可救药的爱上这种音乐并四处寻找那样的音乐。这种音乐也许并不是伟大的,但是像这样一种很有可能随时消失在时间之中的东西,被保留到今日,并且还有为之疯狂之人的存在,这样的事情让人感觉到伟大。
  我认识的喜欢这种音乐的人只有一个,是在火车上认识到的,我们相识的时候互不知底,在车上我为独身的她带来了一点异性的温暖,她在某些地方与众不同,而且对人似乎没有太多防备这让我不至于感到尴尬,但如果你看向她的眼睛,你就会发现她正看注视你然而你却只是看着她,这时你便会明白,她,是不可能被打败的。
  我们融洽的相处了火车上漫长的黑夜之后,她告诉我我们来的方向虽然不同但去的方向是一样的。后来我们在北方的干燥空气中错过了南方湿哒哒的梅雨季节,我记得当年的梅雨期特别长,我们虽然不是故意去躲避频繁的落雨,但恰好回去的那天家乡的天空虽然放晴但土地似乎还是湿的。
  我们在一个地下室住了将近一个月,当然一个月不到她就走了说是要去下一个地方,那里还有人在等她,那个人好像等了她很久最少是一个月。
  走的时候她很匆忙,我听到过他们的一次通话,对方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焦急,她却只是紧锁着她那平常就十分意味深长的眉头,但声音听上去似乎很平静,我要是对方一定感到十分可怕。
  她走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的一件白色的上衣,上面用那种钢笔行书风格的字体写着一些句子,断断续续的,但我一瞬间就反映过来了那些是歌词:“我感到自由在沸腾、蓝色的群鸟在鸣叫、疯狂的生命曾经藏匿、似乎睡梦、离奇困顿、停留的醉意看似无理、仿佛挣扎、肝肠寸断......”那是经典之作,熟悉这些的我们一看便知,当时为了确定没有看错我甚至还将那件衣服用几根手指拿了起来,拿近看的时候我感觉心脏的跳动变得奇怪,那些字像是钢铁一般强行被塞进了我的大脑,我感觉不会忘记,事实是我也没有忘记。
  当然她没有任何解释的必要,于是就顺手将那件衣服塞进了行李箱,其实也没有解释的必要,她说她马上就要走了,我没什么好说的,就只是看着她一边穿上高跟鞋一边往耳朵上别上小耳环,她走之前跟我道了一下别,那样子和我们刚见面时没什么两样。
  我看着她就这么走了,走的时候她还像往常一样笨拙的关上了门,那天她走得很早,他走后我觉得睡不着,房间里的空气不流通。我在早餐的时候突然又想起她来了,也许在相处的时候她走的时候看上去这么奇怪,那个装束似乎没那么适合她,平常要可爱一点,更中性一点,我躺在被窝里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但事实上我确实是在火车上爱上她的,后来在地下室的时候确实也很快乐,但我却没有在车上那种为之怦然心动的感觉,不得不说那身装束也有很大的功劳。
  当时相处久了之后就发现对方的手上有这样的音乐,当时她没说什么,知道这件事之后我也只是在脑海中展露了一瞬间的微笑。我们有无数的理由分开,我们的相遇也有可能从未存在过,也许当时他要去一个男人身边,那个男人和她相识很久,习惯且包容了她的任性。然而,我当时是第一次独自一人出远门,家里出了变故,家里大一点的孩子都被付清赶去学校不让待在家中,我呢,顺势就准备提前一段时间到学校附近试着打零工。
  然而我们就像我们的音乐一样,在不该存在的地方存在了,在时间洪流的错觉中胡乱的答应了眼前的可能性,我们相互之间保留下来的,只有她直到最后都没有放下的独有的温柔矜持,以及我提前衰老一般度过的好似百年的幸福生活。
  我们相互之间遗留下来的回忆,好多事情都没有实感,就像浸泡在我所难以割舍的音乐中一样,我感觉那些热情被我徒劳的浪费,直至现在我依然无法摆脱这种音乐那些回忆对我的影响,我为之痴迷,甚至愿意用我的所有悲痛去朝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给本书评论| 我要订阅| 加入书架| 投星星票|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合作伙伴